第3章 他不近女色

第3章 他不近女色

三天时间很快过去,我没找到逃跑的机会,硬着头皮被推进手术室。

    心里忐忑的要命,却连一点办法都没有。

    剪刀一点点剪开纱布,清脆的声音每响一下,我的身体就跟着抖一下,直到整个面部全部拆开,我立刻把被子拉起来,直接蒙过头顶。

    医生笑着说:“你的脸没事,连一点伤疤都没留,不用担心。”

    我宁愿毁容,最好毁的面目全非,至少那样不会有人分出我与朱谨音的区别。

    无论如何,流动病床还是推了出去。

    我听到那男人“咦”了一声,然后是护士的回复:“可能怕有小伤疤,所以一拆开纱布就把头蒙起来了。”

    男人明显轻笑着问了一句:“有吗?”

    护士:“没有,恢复的很好。”

    他“嗯”了一声没再说话,病床继续往前走,十几分钟后又停了下来。

    我害怕的两手紧紧抓住被子,生怕他揭开,却听到他说:“要换病床了。”

    接着盖在身上的被子一卷,两只手臂从身下插入,连同被子把我抱了起来,换到另一张床上。

    大手从被子下伸进来,拿着一块小小的镜子。

    “我出去打个电话,一会回来告诉我中午想吃什么。”他说,然后是病房门打开关上的声音。

    那面小镜子就放在被子里,被我捉进手里,慢慢打开。

    镜子里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不是我,我也不知道她是谁,但很漂亮。

    这是朱谨音吗?

    此时验证这个问题的只有那个男人了,但我却不知道他是否会告诉我结果。

    不能永远躲在被子里,好在是重伤初愈,如果真的不同,至少可以归结到“微整”那两个字上。

    被子拉下来,外面阳光正盛,透过玻璃在病房的地上照出一片特别的色彩,心情随着光线也明亮不少。

    房门响动,有脚步声走过来。

    转头,接触到男人的眼光。

    那眼神明显一亮,嘴角不自觉拉起,露出里面整齐的牙齿,笑容融化了原本钢硬的线条,让我也一阵释然。

    应该跟他希望的一样吧?

    “怎么样?想好吃什么了吗?”他问,人已经走到床边,大手很自然伸过来,却又停住,含笑问道:“摸一下没事吧?”

    我的脸一阵发烧,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他,选择说饭。

    “喝虾粥吧。”

    他微怔了一下神,很快说:“好。”

    又起身出去。

    我长长出了一口气,再次拿镜子照这张脸。

    如果不是上面还残留有药水,应该是一张很惊艳的面孔,难怪这个男人明明看上去高高在上,却会对她无微不至。

    朱谨音如此幸运,不但得到男人的青睐,还有他的爱和关怀。

    出院已经是一周后,关于朱谨音的一切,我只字不敢提,男人也一句不说。

    来接我们的是一位看上去年轻干练的先生,他口口声声称男人为“明总”,帮我拎着简单的行李。

    明总则小心地扶着我,遇到台阶或者人多的地方,干脆就抱起来。

    我看到那位先生嘴巴张的很大,眼睛跟看到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惊恐。

    车子就停在住院部门前,是一辆英产限量版劳斯莱斯,奢华到让人心惊。

    我对车一向不关注,认识它是因为高志新的手机屏保就是这个,他还跟我说,总有一天,他要请这样的车娶我,再补办一场盛大婚礼,弥补我们只领了证的遗憾。

    我没等到他的婚礼,只看到了他跟别人车、震的画面。

    而此时阴差阳错的坐进这样的车里,却并不知道会开往何处。

    司机大概跟我有一样的疑问,出声说:“明总,把朱小姐送哪儿?”

    旁边的男人默了一秒才说:“去明家。”

    我听到那司机抽了一口凉气。

    半个小时后,车子已经停到宁城别墅群其中的一栋前,两个正在院子里打扫的女人快速奔过来,一边叫着“明先生”,一边帮忙拿东西。

    他吩咐道:“小朵,把二楼的客房收拾一下,给朱小姐住;李妈,给朱小姐倒杯开水,四十度左右。”

    我在众人惊讶的目光里被抱进宽大的客厅,沙发软的一坐就陷了进去。

    水送进手里,打扫房间的女孩回来说,一切都安排好了。

    很快,我从佣人嘴里知道他的名字叫明烨,是宁城明氏企业的总裁,然而对于朱谨音仍一无所知,包括他们的关系。

    佣人说,他们也不知道明先生是什么时候开始恋爱的,他一向不近女色,这次看来是认真了。

    明烨回来以后,好像一下子忙了起来,反而没有在医院陪我的时间多。

    我一般晚上才能看到他,白天就在明家呆着,最远的距离是去院子里逛逛,只要出门,佣人必会打电话给明烨,他不但会安排司机,自己都要亲自回来,吓的我再不敢有这样的要求。

    明家很大,主房是三层别墅小楼,上面还建着泳池。

    前院栽种着花草树木,后院则是藤架竹林,停车场在地下。

    大门口有保安室,东西两侧各建两处放杂物的平房,外墙颜色刷成草青色,很是漂亮。

    明烨一般晚上七点到家,先把车停好,然后去看我,再一起下来吃晚饭。

    我今天是第一次在外面等他,说不好什么原因,看着他车灯在外面亮了亮,莫名有些激动。

    保安很快按了自动锁,大门缓缓打开。

    他的车子刚进来就停住,几秒钟,明烨从车里下来,他上身穿白色衬衣,腿上是麻色西装长裤,高大的身影背光大步向我走过来。

    天之娇子,令人炫目,我的脚不由往后面退,却被他一把握住手腕。

    “怎么在这儿等?有事吗?”他头微低一些,眼晴直直看进我的眼底,呼吸的热气和着男人特有的气息铺天盖地的把我罩住。

    我心跳加速,一时间忘了说话,手腕还在他手里,身体后倾,形成一种奇怪的姿势。

    他眼神微变,突然把头一低,薄唇毫无防备扫过我的唇,轻轻一触,暗含电流,灼热感顿时走遍全身。

    连呼吸都忘了,瞪大眼睛看着他。

    明烨却轻扯唇角,手臂自然环过我的肩头,笑着说:“快回屋去,你的伤口没好全,不能在热地久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