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鸡专业户番外篇+彩蛋(本章免费)

养鸡专业户番外篇+彩蛋(本章免费)

湘湖省怀化市辰溪县孝坪镇皂角坪村,位于村后麻栗山半山腰的千羽养鸡场,有两人出了鸡场之后,下到了村子里,给一户人家送去了两筐鸡蛋。

    随后鸡场主人、养鸡专业户,与那户人家的女主人攀谈良久。

    作为刚来不久的小工,陆林在旁边打量着,发现这户农家的女主人虽然九十多岁了,但耳不聋眼不花,身体健康得很,言谈举止都不像是当地农民,而且十分地健谈。

    反倒是那老爷爷话语不多,一个人在角落处坐着,闷头抽着旱烟。

    聊了差不多半小时,养鸡专业户方才放下了篮子,也没有要钱,便带着陆林出了门,返回半山的养鸡场去。

    回去的路上,陆林很是好奇地问道:“老师,你向来不是一个喜欢废话的人,为何会与那老婆婆聊上那么久呢?”

    养鸡专业户平静地说道:“身为一个作者,必须要睁开眼睛看世界,多与不同的人群接触,这样子,才能够将我们现实身处的世界,用最好的笔调记录下来……”

    陆林有些不解,问:“所以,你觉得刚才那两位老人家,很有描述的价值?”

    养鸡专业户问:“你不觉得,他们两个,很像我书中的人物吗?”

    陆林愣了一下,这才回答道:“你说的,是顾白果与小木匠甘十三么?”

    养鸡专业户看了自己的学生一眼,然后说道:“对。”

    陆林想了想,并不这么认为,不过他大概也知晓眼前这位老大的脾气,所以不敢直接顶牛,而是岔开了话题:“老师,你目前写下的这几本著作,都是有人物原型的,无论是陆左、萧克明,还是陈志程,又或者王明、老鬼,以及陆言等,这些人至今都还活跃于我们现在所处的世界,名声斐然,但为什么你会选择将新书,定在民国,并且还是在一个虚拟人物上呢?”

    “虚拟人物?”

    养鸡专业户盯着自己的学生,好一会儿,方才问道:“我与你见面的时候,我是怎么介绍自己的?”

    陆林说道:“观察者。”

    养鸡专业户平静地说道:“对,我说我是观察者,而不是作者——是什么让你觉得,甘墨甘十三,会是一个虚拟人物呢?”

    陆林有些心虚,问:“难道不是?”

    养鸡专业户说:“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陆林犹豫了一下,说道:“我通读了你前面的基本著作,并没有找到人物原型的影子……”

    他说得有些忐忑,而果然,养鸡专业户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道:“没找到,并不是没有,罚你明天开始,多读几遍,认真找一找——我跟你讲了,做我们观察者的,需要心细,唯有心细,方才能够捋清蛛丝马迹,找到最终的线索,还原事件的真相……我给你一些提示,无论是王红旗,还是许映愚,又或者其他人,都有伏笔在里面,至于为什么甘墨之名,后世不显呢,这事儿我建议你去看一眼莫言的小说《蛙》……”

    听到养鸡专业户一阵暴风骤雨般的批评,陆林不敢多言,低着头不敢说话。

    大概是瞧见这小子服服帖帖了,养鸡专业户也没有继续训斥,而是问道:“还有问题没?”

    陆林耸拉着头,说道:“没了。”

    养鸡专业户的眼睛一瞪,恶声恶气地吼道:“有就有,没有就没有,说话做事,一定要实事求是,遇到困难就怂逼,以后还怎么做事?你可是觉醒了五层基因锁的龙虎天师,怎么给我的感觉,还像个没毕业的学生仔一样?”

    陆林被这么训斥着,一脸无奈,想着老大您这凶神恶煞的态度,我说什么都是错,又何必多言?

    然而养鸡专业户却仿佛知晓他所想的一般,口气更凶了,骂道:“我态度是有些凶,但这又如何?遇到困难就退缩,你以后还如何干大事?”

    听到这话儿,陆林终于鼓足了勇气,问:“老师,我想知道,你为何会最后担当灭世的大反派?”

    养鸡专业户听到,不由得愣了一下。

    随即他给出了答案来:“没为什么啊,我就是实事求是地记录而已。”

    陆林问:“也就是说,最开始你也并不知晓背后的原因,这里面的你,不管是武陵王,还是沈老总,又或者弥勒、以及后面的邪灵教掌教元帅,他们所做过的事情,也都是你所做的,对吗?”

    这一回养鸡专业户没有任何的犹豫,点头说道:“对。”

    简单一个字,说得陆林心中的恐惧越盛。

    他犹豫了一下,方才说道:“所以,我们都是反派?”

    听到这问题,养鸡专业户陷入了沉默之中。

    许久之后,他方才回答道:“从某种角度上来讲,你可以这么理解,因为不管是陆左,还是陆言这陆氏双雄,还是其他人,这些站在正义一方立场的人,对我都是无比敌视的,但站在更高的角度,去观察事物的本质,你就会发现,我所做的,与共工怒触不周山一样,并无任何的区别,过度的小仁小义,道德绑架,最终是救不了人类的,想要挣脱眼下的束缚,与那狗屁的世界规则做抵抗,明白世界背后的真相,牺牲一部分人,其实都是可以的——关于这一点,你应该最有体会才对……”

    陆林听了,沉默不语。

    养鸡专业户继续说道:“你我生下来,便是棋子的命,不管你在这棋盘之上如何征伐冲锋,其实都逃脱不得这样的命运,而想要见到那幕后下棋的人,就得打翻棋盘,扰乱他们的计划进程,唯有如此,你才能够在那些家伙气急败坏之后,瞧见他们的嘴脸……”

    陆林这才问道:“所以,老师你的所作所为,便是想要打破那些人的棋盘咯?”

    养鸡专业户冷冷说道:“我在很久之前,就已经察觉出有这么一帮人了,只不过,那个时候的我,并不知晓他们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而已……”

    陆林问:“那老师你现在明白了吗?”

    养鸡专业户抬起头来,看向了天空。

    此刻万里晴空,烈阳高照。

    他的脸色变得阴鸷下来,随后转过了头去,淡淡说道:“以后,你就会明白了的——说回书,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

    陆林犹豫了一下,问:“所以,甘十三斩下善尸之后,就变回了普通人了?”

    养鸡专业户平静地说道:“当时你看到他斩下恶尸之后,也是这么说的——但普通人,能够随随便便,进屋里去转一圈,就将善尸给斩出来的么?”

    陆林点头,说道:“像老师您这般说的话,那甘十三当真是百年而来的第一奇才啊?”

    养鸡专业户问:“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瞧见甘墨之事,你可有什么收获?”

    陆林认真地说道:“我明白,鲁大培养甘十三,一不筑基,二不传术,而是一直都在磨练他的性子,让他保持最为质朴浑圆的赤子心,这样下来的甘十三,乍一看,仿佛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平凡人,然而一旦面对真正的磨难,他却往往能够迸发出巨大的力量来,靠的便是他那颗持之以恒、处事不惊的强大内心……”

    听到陆林的分析总结,养鸡专业户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笑容来。

    这小子,终于明白了他的心意。

    故事只是载体,是真是假,都无所谓,但承载的内核到底是什么,这个才是真正重要的。

    然而这时,那陆林又问了一句:“老师,我想知晓,甘十三他最后,有没有斩出执尸?若是他斩了出来,是否能够如同传说中的一般,三尸斩尽后,就是大寂灭境界,接着三尸合一,化身与本体彻底融合不分彼此,随后可以身化亿万,成为圣人,离那混元大道,也只有一步之遥……”

    听到这话儿,养鸡专业户不由得笑了。

    他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道:“我也能够身化亿万,但你觉得我是圣人么?”

    陆林:“呃……”

    他不确定自己这马屁,是否要拍出去。

    拍去了,养鸡专业户是否会接。

    所以,很头疼啊。

    陆林这边一脸无奈,而养鸡专业户却平静地说道:“我记录过那么多的人物,但甘十三此人,却是我最弄不清楚,也是最难以把握的。这个人,我勘不透,至于为什么……大概,他的境界,比我也要强上许多,才会如此吧?”

    心高气傲的他说完这话儿,忍不住地抬头,看向了天际去。

    是啊,那个奠定了当今华夏繁荣基础的男人,又怎么可能是他所能够评定的呢?

    而这时陆林却并不了解养鸡专业户的感慨,而是说道:“最后问一个问题——我们今天去送鸡蛋不要钱的夫妇,会不会……真的就是甘十三和顾白果?”

    养鸡专业户翻起了白眼来,骂道:“滚!”

    说完话,他转身,走进了热闹的养鸡场去。

    ********

    时间往回倒数十年,同样在这一片山区,一处深藏在山里,宛如世外桃源的地方,漫山野花之中,有一座大道至简的竹林小屋。

    一天夜里,有个男人从床上坐了起来,随后再也睡不着了,于是没有惊动梦中的妻子,缓步来到了外面。

    这天的月亮很圆,挂在天上,向世间洒落清辉。

    夜凉如水。

    他坐在院子里的凳子上,心情无比烦躁,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从怀里,摸出了一尊不知道把玩了多少年的木雕人偶来,放在了桌子上。

    桌上的木雕人偶,是一个面容僵硬、不苟言笑的青衣道士。

    这雕刻十分传神,不但人物表情活灵活现,就连翻飞而起的衣袂,都能够让人感受得到其间的风……

    若是让许多艺术鉴赏家瞧见的话,定然会惊呼——传世之作。

    然而男人却一直盯着那木雕,面沉如水。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口中喃喃说了一句话:“世间……再无……李道子!”

    话音刚落,虚空之中,一阵狂震。

    紧接着,在院子里,出现了一个圆弧,最终撕裂空间,化作了一处虚空之门来。

    门中走出一个粉嫩乖巧的小道童,脸上却毫无天真之色。

    他走到了男人的跟前,拱手说道:“师兄,我是……”

    男人伸出了手来,平静地说道:“不必多言,我都知道。”

    道童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把满腔话语给憋了回去,随后拱手说道:“师父让我过来,接你过去。”

    男人站了起来,回头看了一眼屋子,随后点头说道:“好。”

    他跟随着道童,穿过了那极致圆弧的虚空之门,随后来到了一方漫天星空笼罩下的世界里。

    这儿仿佛是一处巨大的肥皂泡泡,而他,则身处于泡泡的顶端。

    当然,这泡泡并非独立的,在很远很远的地方,他瞧见了另外一个泡泡,而泡泡的顶端处,却是一只巨大的黑色手掌。

    瞧见那个,他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腰间。

    而这个时候,有一个略微有些佝偻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身边,开口说道:“它现在是战友,而不是你的敌人。”

    男人听了,回转过身来,打量着眼前这个提着旱烟锅子的老人。

    几秒钟之后,他淡淡说道:“你不必专门演化成他的模样来,你应该知晓,我对鲁大的情感,一直以来,都并不深厚……”

    那人听了,不由得笑了,随后摇身一变,却是化作了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

    老者长袍大袖,那雪白的头发和胡子甚至能够拖到地上来。

    他看着这个面色冷淡的男人,满意地笑了,说道:“很好,很好,不愧是我费尽心思培育出来的弟子,果然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男人淡淡说道:“有事说事。”

    老者点头,将手掌往前一抹,却浮出了一处画面来。

    一处晶莹通透的巨大球体,里面仿佛有三千世界,亿万生灵。

    尽头往外一拉,却是无尽黑暗。

    黑暗是光芒的数万亿倍。

    黑暗侵蚀,不断冲撞着那宇宙之中,唯一的光芒。

    晶莹球体,仿佛随时都会破碎。

    ……

    老者双手操控着画面,无数光芒流转,而他则脸色黯淡地说道:“我们、撑不住了……”

    男人沉默了一下,抬起头来。

    他看向了天空,随后淡淡说道:“当年给我提示的那位呢?”

    老者摇头说道:“还没来,至少需要几十年……”

    男人听了,点了点头。

    他说道:“我们需要一个新的计划……”

    老者讨好地说道:“是,都听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