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我罩了

三、我罩了

待那身怀‘凶’器刘寡妇离去,王小强与凤姐才拖着血睛兽来到‘艾法克’那个简陋到近乎家徒四壁的屋。

    “你小子到会来事,刚才差点给老子整成阳。痿。”刚行完那**之事的艾老二即便拖着那条有些扭曲怪异的瘸腿依旧是一副chun风得意的模样。

    “有女人的味道,而且是个极品女人。”当艾老二将视线探过王小强,顿时就成为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无神的呢喃着:“更是一个惹不起的女人。”

    此时凤姐则是上下仔细的打量着王小强那瘸腿老爹——艾老二。

    全身上下与“艾法克”现在的身躯一样,瘦肉jing中毒户,整个身躯肥的没有一丝肥肉。就剩下骨头和皮了。这样的孱弱的身躯要有怎样的恒心与毅力才能将那个腰满臀肥身怀‘凶’器的刘寡妇给征服。

    于是,凤姐开口了:“老头,你行么?”

    “你是在质疑我的能力吗?妹子,再给你申明一下,我才四十岁,你可以喊我艾二叔。或者艾二哥。”艾老二一脸严肃的说道。

    凤姐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就在这时,‘艾法克’与艾老二互相凝视,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似的。

    凤姐则说了一句我去弄点吃的,然后拖着血睛兽走入灶房。

    这时凝视中的父子俩终于停止了,王小强张嘴问道:“你就是我父亲?”当即那艾老二便甩了王小强一个爆栗,骂道:“老子怎么会不是你父亲!不过你的确有点变了,跟以前的艾法克有点不一样了。”

    “你怎么可能是我的父亲,你连一个固定的女人都没有,怎么可能有我这个儿子,再说跟你厮混的那些女人你又怎么确定那个孩子就是你的。”王小强翻了翻白眼质问道。

    那艾老二被王小强这一席话整的一愣一愣,当即摸了摸他脑袋说道:“你是不是脑袋摔坏了,咋尽问些不着边际的话,再怎么说我也把你养这么大了。”

    “你见过谁把自家孩子养成这幅鬼样吗?瘦的跟骷髅架子一样!我再问你一遍,你到底是不是我父亲。”王小强口气愈发强硬。

    “这个,我也不太确定……”艾老二的思维搅成糨糊,说出了他这一辈子唯一一次的实话。

    “好,既然不确定,我就不用管你喊老爹了,这样,往后我就管你叫艾老二,你跟着我混,吃香的喝辣的定少不了你,就算我去玩女人也会给你找一个腰满臀肥的娘们。”王小强再次自信满满的将自己的招安书下达出去。

    听完王小强的话,艾老二当即就是一个爆栗甩了过去。却被王小强稳稳挡住,然后透出一道不容置疑的目光缓缓说道:“别对老子动手动脚,我已经不是以前的艾法克了,记住!要么跟我混,要么给我滚蛋,不然你的结局就和外面那个血睛兽一样。”

    这时凤姐在外面搭了个烤架,正在撩拨那个下场凄惨的血睛兽。

    “你考虑一下!”王小强再次说道,松开艾老二的手缓缓坐下。开玩笑,王小强前世怎么说也是一个欺良霸娼的主,手底下二十几号人,这点气势再拿不出来怎么带兄弟。

    要不是看在艾老二即便瘸了条腿仍然能将刘寡妇那么彪悍的女人给征服,有那么一点本事想招揽到身边物尽其用。不然就找个机会下黑手,送他见佛祖。还自己一个清白身世,免得身边还多一个毫无感情的便宜老爹。

    艾老二看在这个与以往与众不同的‘艾法克’心中竟然产生一丝惧怕,还有外面那个不知道深浅的女人。他知道变天了,眼前这个小子再也不是以前那个软弱无能的艾法克了。

    于是,他咬了咬牙作出一个最为正确的决定。

    “刘寡妇是我的,咱就成交,不能让我这条腿白瘸了。”话毕,艾法克伸出了自己的手。

    “好成交!”两只枯瘦如柴的手紧紧握在一起,这一刻,傻13跟2.13达成了不为人知的协议。

    屋外那只血睛兽撒上了盐巴与作料,此刻已被烤的油光泛亮,香味儿也顺着空气传入屋内,两个疑似越南难民的货,迅速扑了出来。

    撕下一片烤肉填入嘴中后艾老二才美滋滋的说道:“有个女人就是好。”

    一股凌厉的目光直接she向艾老二,那小心肝便在腹中忽忽直跳,一时间拿着烤肉的艾老二吃也不是放也不是。王小强倒是领教过凤姐的风sao,只是埋头进食不做话语。这时凤姐才狠狠道:“老娘只负责他的安全,其他不是我的责任。至于这顿烤肉也是为我自己所做了,余下来的,你们吃可以,但请闭上您那张臭嘴。”

    在凤姐的yin威之下,‘艾法克’与艾老二只是埋头吃着烤肉,那些恬噪的声音便再无发出。

    “不好了,不好了,艾老二。阿达斯山上的贼人又来了,三几十号人都堵在村头了。”一个眼窝顶着乌青胎记的矮子跑进院子内焦急说道。

    听完那厮的话语,艾老二抬起眉头紧皱的脑袋问道:“不是没到打谷纳粮的时候吗?他们又来干什么。再说了,他们来了与我有啥关系,咱没钱没粮的。”

    “艾老二,全村人的xing命都指望着你那张顺溜的破嘴呢。你他娘要敢不去,老子明天就将你和刘寡妇那事给捅出去。”顿时那顶着胎记的矮子急了。

    “你随便,反正老子不去。”艾老二满不在乎的吃着烤肉。

    王小强起来直接踹了艾老二一脚骂道:“告非,人家都打上门砸咱地盘了,你他娘犯孬了,走去看看先。”话毕,王小强扯下一个烤好了的后腿拽起艾老二与那矮子一起走了出去。

    本来安静的萨克小村此刻却热闹了起来,那些本来朴实的村民们都拿起了自己的武器,火叉、锄头、铁锹、菜刀、擀面杖,一切能起到杀伤力的农具与餐具用握紧在这一群不甘压迫的村民手中。

    畏畏缩缩的村民们聚在村头与那一群打谷的山贼对峙,却无一人敢上前说话。就在这时一个瘸腿的瘦汉被推了出来,看到为首那贼人胯下竟然骑着一个花斑猛虎顿时小腿都打哆嗦了,颤声道:“孙二大王,这不还没到纳粮的时候吗?”

    “纳个屁粮,老子今天是来要女人的,我家大王四十岁大寿准备招几名女仆上山洗衣做饭,让我着手来办这事。今天给也得给,不给还得给。”那骑花瓣猛虎的丑汉喊道,声若洪钟十分响亮。

    “大王不是说我们每季只要交纳足够的粮食,就保我萨克村平安吗?此刻怎么又反悔了。如此出尔反尔,是在欺负我们太过老实吗?”艾老二一想到自家美貌如花的刘寡妇有可能被这贼人给掳走当那劳什子的压寨夫人,火气便上来了,说话语气也愤怒了起来。

    在大家眼里,这个瘸了腿的瘦汉一时间竟男子气概十足。

    “哈哈哈……你在跟我开玩笑吗?老子要做什么还得经过你的允许?今天你们必需得给,不然老子不会介意让这里血流成河,当然下一季度的粮你们也不用纳了,因为从此便没有萨克这个小村,哼!”那丑汉怒喝道,脸上的肌肉不停的蠕动显得十分恐怖。

    听到那‘孙二大王’的恐吓,仿佛看到了血流成河一般的场景,顿时艾老二如同泄了气的气球,迅速退到人群之中。人群推推搡搡向后又退了一段距离,显然十分惧怕那骑虎的丑汉。

    “哼,大王我已经没有耐心了,给你们最后十秒。十、九……”看着退缩的人群,那丑汉再次一声咆哮便开始倒数了。

    “李麻子,要不把你家的翠花给他们。如果得到那大王的宠幸,指不定你还能一步登天呢。”

    “你想得到美,你怎么不把你家秀兰给献出去。”

    “要不咱们给他们拼了。”

    “行,给他们拼了。”

    “谁先上?这只是他们的一部分人马,要是全来咱们哪还有得ri子过。要不我看咱们还是从了!”

    村民们意见纷纷,却得不到统一的答案,毕竟谁也不舍得把自己闺女推到贼窝。

    “一!结束兄弟们给我上,尽情的收割!”那丑汉又是一声高喝,如钟声般拉开了战争的序幕,顿时一群山贼如狼似虎的扑向那些手握农具的村民。

    “大爷,大爷……”一个瘦弱的身影自人群中挤出跌跌撞撞爬向那丑汉。那骑虎丑汉终于露出一丝笑意,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这群村民怎么说也是自己的衣食所在,不到万不得已自己根本不愿大下杀手,吓唬吓唬他们达到想要的结果就成了。

    就在那瘦弱的身影跌跌撞撞来到丑汉跟前时,猛然将手中的物体摔向丑汉脸庞,顿时,那个带有肉渣油渍与口水的血睛兽后腿骨便砸在了丑汉脸上。然后王小强站直身体骂道:“大爷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愣了,所有人都呆滞了。就连那骑虎丑汉一时间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这算是打脸吗?“小子,我要将你碎尸万段!”丑汉咆哮道。

    “孙子,碎尸万段?告诉你从今天起这里由我罩了。听到没?这里我罩了!你他妈13算啥玩意,回家告诉你们那狗屁大王,这里我艾法克罩了,他娘的要是不识抬举再来闹事,老子非打断他的狗腿。”王小强针锋相对道,一时间当真气势如虹。

    ps:作为穿越者的福利,召唤来的人物懂得异界语言,以下不做解释。如果有童鞋不懂得《2.13》的含义请参考《傻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