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紫色的小龙虾

第一章 紫色的小龙虾

华国东北常县李石村所在人烟稀少,地处偏僻,群山环绕,只有一条碎石铺就的马路能够通往外面,交通不便,这几年,在常县的几个领导坚持下,李石村的村民陆陆续续的都已迁至了离常县更近的平地村。

    李石村的村长原来是李传兴,自从迁至平地村便降了一级,成为了副村长,上个月,这位李副村长为承包了李石村旁的一座小山包,用来给他儿子李牧修身养性,但消息灵通的人都清楚,说是修身养性,其实就是养病,疯病。

    李牧在李石村中是个天才,他是村中唯一一位大学生,而且还是全国都数一数二的重点大学天海大学就读,这在李石村中可是足够光宗耀祖的事迹了。

    但自从李牧去年在天海大学毕业,今年年初回到李石村,就一直闭门不出,似乎是受了什么打击,一蹶不振,无论他的父母还是发小,都不能让他精神起来。

    尤其是上个月,李牧更是疯了一般将自己锁在屋中,谁若是敢去敲门说要见他,他就马上发疯,拳打脚踢,那股子疯劲,连他的父母都怕。

    李传兴夫妇两人商量了一番,觉着李牧这小子八成是在天海市受了极大的委屈,所以才不敢见人,正好此时李石村的最后几户人家都迁走了,李传兴就大手一挥,直接将村旁的一座小山头给承包下来,让李牧在山上好好静一静。

    小山包并不荒凉,以前这里是村中的生态果林试验基地,什么水果人参、萝卜花菜都有种植,而除了果树,还有竹林,鸟语花香,清幽葱翠,山下也有水塘,有小屋,雅静宜人,若不是李石村举村搬迁,就算李传兴是村长都不敢把这偌大的山头给承包下。

    山头上的竹林尽头,有一个两米方圆的小水潭,此时李牧就呆呆的坐在旁边,双目无神的看着潭里的水草,他的旁边还趴着一只怕水的棕黄小土狗,离水潭远远的正打盹。

    “17号了,今天就是17号,她做了新娘,她嫁给别人了,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呜呜,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你不相信我,我是被陷害的啊,我从来没有背叛过你啊。”

    李牧的悲伤记忆忽然潮水般涌来,当初他进入天海大学,一次联谊认识了经管系的系花穆若兰,惊为天人,随即就发动了猛烈的攻势,凭借着他阳光般的相貌以及从小在山里练出来的优秀运动能力,篮球、足球、羽毛球样样精通,终于在大三那年追到了她。

    然而到了大四,穆若兰在一次实习中,被一名富二代给看上了,于是鲜花砖石、名包项链不要钱似的来到了她的面前,正当李牧每天担心受怕她抗拒不了这些诱惑时,穆若兰才无奈向李牧透露出了她的家庭背景。

    原来穆若兰的父亲是天海市一家着名的上市公司的最大股东,那富二代的金钱攻势于她而言,实在没有什么看头,李牧知道后是又惊又喜,一颗忐忑的心放回去后又觉得女友背景这么大,那他毕业后还怕找不到工作?于是难免就有些得意忘形,结果在一次和实习同事去ktv喝酒唱歌喝过了头,结果第二天醒来发现昨晚的陪歌小姐就睡在他身旁,而更加诡异的是,穆若兰竟忽然就出现了,抓奸在床,愤怒之下,穆若兰当即就提出了分手。

    李牧当然也有追出去挽回,却发现女友已经坐上了那名富二代的宝马,第二天,那名和他唱歌的同事也无故离职了,此时李牧才反应过来是着了那富二代的当了。

    那名同事根本就已经被收买,所以在唱歌时那么拼命的灌酒,为的就是灌醉他,而第二天穆若兰的及时抓奸自然也少不了富二代的功劳了。

    后来得知穆若兰与富二代订婚的消息,李牧实在面对不了,只好落魄的逃回李石村。

    “哗哗哗……”

    正当李牧沉浸在悲伤往事时,面前的水潭忽然有一个个巨大的水泡疯狂的往上翻涌。

    “什么鬼?”

    李牧吓了一跳,忙往后退了两步,仔细看去,那些巨大的水泡将潭底的淤泥全部掀起,原本清澈平静的水潭早已一片浑浊,而浑浊的潭水竟然溢满而出,潭边的泥土很快就被浸湿。

    “这水潭不是死水嘛?哪来的这么多水泡?咦?这紫色的是什么?”

    浑浊的水潭中,随着水泡渐歇,一抹抹的紫色似精灵般在淤水中灵动的游来游去,李牧好奇之下,走到潭边仔细一看。

    “哇靠!这不是小龙虾嘛?……紫色的,小龙虾?”

    李牧不敢置信的擦了擦眼睛,水潭下游来游去的确实是紫色的小龙虾,每只大约有三指粗细,手掌般大小。

    “我只听过国外有基因变异的蓝色小龙虾,可从不知道还有紫色的。等等,这水潭可是死水啊,根本就没有活水进来,怎么会突然出现这么大的水泡和小龙虾,而且还特么是紫色的!难道这个水潭的下面有个地下湖?”

    眼前的奇怪现象彻底转移了李牧的全部注意力。

    “汪汪汪……”

    “馒头,你怎么了?”

    小土狗因为小时候的肥圆,所以李牧叫它馒头,此时馒头正在潭边不停的跳着脚,四只肉呼呼的狗爪在湿泞的泥土上印下了一个个杂乱的爪印,豆大的眼珠子更是死死得盯着谭中的紫色小龙虾,李牧怀疑要不是这货怕水,恐怕此时早已跳下水抓虾了。

    李牧觉着这紫色的小龙虾出现的实在诡异,能不能吃不说,关键是有没有毒啊?

    于是李牧拽着满头脖子上的绳子,废了老大劲把它给牵到了一边,栓在了一颗树下。

    然后李牧左右看看发现潭边有个不小的水瓢,正好用来抓虾。

    水潭不大,里面的小龙虾自然也跑不到哪里去,李牧用了十几分钟,就用水瓢舀上了一只紫色的小龙虾。

    “我了个去,真是‘龙’虾啊。”

    近距离观看下,李牧才发现这紫色的小龙虾,竟然披着一层层类似鱼鳞的紫色鳞片,和市面上的小龙虾完全不同。

    “呜呜呜呜呜呜。”

    馒头在不远处看到主人抓了一只龙虾上来,顿时眼馋的呜鸣起来,那可怜兮兮的样子,让李牧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三天没喂它吃东西了。

    “这玩意貌似应该非常好吃吧?”李牧看着馒头没有下限的装萌样,也有点想尝一尝这紫色小龙虾的味道了。

    于是李牧一手抓着水瓢,一手松开了狗绳,馒头得了自由,立刻就跑到了水潭边,冲着紫色的小龙虾吼叫起来,跳着脚不敢下水的它转头又跑到了李牧的脚边,“呜呜”的扮着可怜,看到主人不理它,馒头急得直往李牧身上窜,结果被李牧一脚踹飞。

    馒头又跑到水潭边,跳着脚叫,看着幽深的潭底,馒头心虚的又跑到李牧身边,“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