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5章

宋家灯铺在城东万安街上,唐景玉满头大汗赶过去时,一眼瞧见一条长长的队伍,都快占了小半条街了。

    她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是说今日是最后一天报名吗,怎么还有这么多人排队?而且苏州这边百姓这么有钱,孩子们个个都读得起书?宋殊收徒要求可是能读会写啊!

    唐景玉慢慢往前走,目光扫过那些穿粗布衣裳的农家夫妻还有孩子们消瘦的小脸。不是她看不起人,她也没有资格看不起人,混了四年乞丐,这世上随便拉出来一个人都比她这个无处安身的孤女强,只是读书可是耗银子的事,家里连饭都吃不上的,怎么可能有钱供孩子读书?就算江南富庶,应该也没这么多。

    日头都快下山了,如果她乖乖排在队尾,就是等到天黑也轮不到她,唐景玉干脆走到最前面,打算先看看报名情形。

    宋家灯铺有三间门面,两个伙计在左边那扇门前摆了一张桌子,一个坐在桌子前负责简单的考核登记,高个子的站在一旁约束队伍,不许有人捣乱喧哗,没有通过考核的马上赶走。

    唐景玉扫一眼铺子里面,隐约可见各种灯笼,还有两个伙计并肩站在一起看热闹,并没有钱进的身影。

    能跟随宋殊出门,钱进在这里大概也有些地位吧?

    唐景玉默默收回视线,好奇地看向队伍最前面。

    圆脸伙计先打量一眼报名的少年,估摸着年龄合适后,从桌子上拿起一本书随便翻了一页,指着一行字让那少年念。

    少年低着脑袋看书,皱着眉头结结巴巴念了起来:“……且鸟,在河之……”

    还没念完,圆脸伙计摆摆手示意他爹领着人走,在老汉拍了儿子后脑勺的同时歪头看向后面的队伍,声音洪亮:“后面的上来,我再说一遍,我们掌柜要的是能读会写的,不要求有考童生考秀才的本事,好歹字能认得七七八八,字迹工整,你们要是只认得十来个字或只会写自己名字的,趁天黑之前赶紧回家去吧,别耽误大家的功夫!”

    话音一落,队伍里面爆发出一阵嘈杂,前面把方才情形看清楚的,掂量着自己儿子大概不行,再看看天色,垂头丧气领着孩子走了,但也有人虽然面现担忧却还是打算碰碰运气,至于后面啥也看不见的,就更不愿意走了,都觉得是那家孩子太笨,自己的孩子肯定能过关。

    就这样,队伍慢慢前移着。

    唐景玉继续看了会儿,连续五个人都在认字这一关被刷下去了,她笑着摇摇头,从中间那道门进了铺子,朝一个伙计笑笑,“我找钱大哥,他在吗?”

    伙计愣了愣,打量她一眼问:“你找钱管事?”

    灯铺里面有两个姓钱的,一个管家钱老头,乃已故老太爷身边的忠仆,颇得掌柜看重。钱进是钱老头的孙子,掌柜从京城回来后钱进就一直跟在掌柜身边伺候,不出意外将来肯定会接替钱老头的位子,因此整个灯铺一众下人都争相讨好钱进,私底下喊他钱管事。

    唐景玉一听这称呼心里就乐了,钱进有地位说话才有分量,她的事就更好办了。她笑着点头:“正是他,今早我搭宋掌柜的马车进的城,钱大哥说我有事尽管来这里找他,还请这位大哥帮忙传一声,小弟感激不尽。”

    她衣着简朴,说话却不卑不亢条理清楚,那伙计想了想,让她稍等,转身去了里面。

    唐景玉朝另一名伙计笑笑,转身走到一排货架前,看上面摆着的一盏盏灯笼。

    宫灯纱灯吊灯等等分类而摆,大小不一,与唐景玉小时候见过的那些灯笼不同,这些灯笼上面大多都画了人物山水等等,或是提了诗句,字迹或龙飞凤舞或娟秀隽永,让人忍不住驻足品味。唐景玉边走边看,越来越震惊,她从三岁开始练字,就算中间断了没能练出什么,她赏字的本事可没忘,往灯笼上写字的这些人,单靠一笔好字都能养家糊口。

    这哪里是灯笼啊,分明是一盏盏值得收藏的珍品,就像那些字画,怪不得能卖如此高价。

    那宋殊做的灯笼,又是何等风采?

    唐景玉不由自主扫视其它货架,试图找到一盏宋殊做的。

    “小兄弟?”钱进跟着伙计走了过来,见前面站着一个背影单薄的少年,他仔细看看那身衣裳,又惊又喜地问。

    唐景玉闻声转身。

    钱进脚步一顿,跟着爽朗笑道:“小兄弟收拾收拾还挺俊的,我差点认不出来了。”

    其实每天跟在自家掌柜身边,再好看的人钱进看了也不会有多震惊,不过这个小兄弟之前太过邋遢,如今收拾收拾,五官端正眉目清秀,反差实在太大。

    唐景玉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没把钱进的夸赞当真,见钱进盯着自己,她很是不好意思地开口:“多亏钱大哥帮忙我才能变回人样,之前饱一顿饿三顿的,哪有心思收拾啊。”

    钱进点点头,示意一旁看热闹的伙计继续做事去,他扶着唐景玉肩膀往前走了几步,低声问她:“怎么样,亲戚找到了吗?”

    唐景玉神情顿时黯了下去,扭头看看,眼泪就掉下来了,垂着脑袋抽搭道:“没有,我晌午进城,把城西几条街都走了一圈也没打听到我二舅的消息,几个老伯都说这里根本没有姓秦的打铁匠……钱大哥,其实我根本不记得我二舅到底住在哪儿,我爹娘死的时候我还小,可能记错了……钱大哥你帮帮我吧,帮我找份活干,我不怕吃苦只要能养活自己就成,我真的不想再讨饭吃了,钱大哥……”

    唐景玉扑到钱进怀里,呜呜哭了起来。

    少年哭得可怜兮兮的,钱进一阵头疼,见门外忙着登记的伙计都好奇地看了过来,他狠狠瞪了对方一眼,连忙把唐景玉扶了起来:“你先别哭,有话好好说,你也别着急,这边我比你熟,你把你二舅家的事情都告诉我,明天我替你打听打听。”

    “万一我真的记错地方了怎么办?”唐景玉一边抽搭着一边问,眼泪流个不停。

    这么小的孩子,举目无亲,哭也正常,钱进看她一直用袖子抹泪,把自己的帕子递了过去,正琢磨如何措辞,唐景玉忽然抬起头,指着外面的队伍问他:“钱大哥,你们铺子是要招工吗?你看我行不行?我不要工钱,管我吃住就行了。”

    说着用一双泪光闪闪的大眼睛无比期待地望着他。

    钱进心中一动,“你多大了?读过书吗?”掌柜收徒,小兄弟识字的话可以试试啊。

    唐景玉点头:“我十四了,家里闹灾之前爹娘给我请了先生,《论语》《孟子》都读过……”

    钱进大吃一惊,难以置信地看着她:“你真的读过?”

    唐景玉再次点头,有些委屈地道:“钱大哥不信吗?那我背给你听听。”跟着真的背起《论语》来。母亲出自书香门第,小时候亲自教导她学问,这些年唐景玉孤零零地往南走,夜里害怕时就默默背诵学过的书本,因此记得清清楚楚。

    因是黄昏,灯铺里面并没有客人,空旷的屋子里少年诵读声清越动听,连外面喧哗的队伍都不由静了下来,伸着脖子往里面张望。

    钱进没有正经读过书啊,但就算没读过,单听唐景玉清晰流利地诵读,也能知道她所言不虚。刚想拍拍唐景玉肩膀示意她不用背了,余光里瞥见一道人影从后院走了进来,正是他家掌柜。

    “你们在做什么?”宋殊扫一眼钱进,目光落到了唐景玉身上。

    唐景玉莫名地紧张起来。面对钱进,她可以睁着眼睛说瞎话,而宋殊只是一个淡然清冷的眼神,就让她有种所有心思都被看穿的感觉。

    可是想要进宋家灯铺,总要习惯跟宋殊打交道。

    唐景玉深吸一口气,抹掉眼泪朝宋殊走了两步,期待又忐忑地道:“宋掌柜,我想到你们灯铺做事,刚刚钱大哥在考我学问,我读过书,您收下我行吗?我一定会努力做事的。”

    宋殊面无表情地盯着她,视线渐渐下移,落到她露在外面的手上,那指甲整洁,分明刚剪过不久。宋殊没有回答她,抬眼对钱进道:“把他名字记在名册上,你跟我来。”

    说完就走了。

    唐景玉大喜,扭头看向钱进,钱进也很高兴,喊来伙计让伙计领她去登记名字,他急着去追宋殊了,快跨进后院时又顿住,回头嘱咐唐景玉:“明天人多,你记得早点来!”

    “钱大哥……”

    唐景玉想拦住他再说两句,可惜钱进生怕宋殊久等,撒腿就跑了,只留给她一道背影。

    唐景玉懊恼地咬牙,她还没跟钱进提今晚食宿如何解决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