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惨重的代价

第一章 惨重的代价

第一章 惨重的代价

    “江南雨,申请书后天也应该批准下来了,今天回去后你可以不用再来上学了!,把你的东西都带回家吧!,今后离开学校走出社会了,奉劝你好自为之!!”,讲台上,瘦小的王晖,眼里却是高高在上的得意和鄙夷。

    空气中剩下同学们不和谐的声音……以及班主任嘴角下飘落的唾沫……。

    江南雨眼眶湿了,努力睁大了一下眼睛,让眼里的眼泪不会流出来,这个时候,只要他敢眨一下眼,眼泪马上会不受控的夺目而出。

    真的要被开除了吗?,从此就告别十几年的读书生涯了吗?。

    可家里人什么都不知道啊,回去怎么跟父母交代?。

    事情闹到今天这个地步,是自己的错吗?,是自己咎由自取吗?,是自己活该的吗?。

    不,都怪他们,不是他们,事情不会变成今天无法挽回的局面……。

    早在两天前,江南雨就听说了班上除了任薇薇和孙勇以外,其他的所有同学以及班主任和各科任老师,偷偷在背后搞了个联名上书,要求把江南雨开除。

    江南雨知道,这个申请书是一定能够被批准的,并不是因为有这么多老师和同学联名申请的原因。

    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还要从头开始说起……。

    他和班上的吴文章一直以来都存在很深很深的矛盾,论打架,看身板就知道吴文章只有挨揍的份,所以,吴文章没胆和他正面冲突。

    可是,吴文章的老爸是金海某集团的老总,家财万贯,这点和父母都是工人的江南雨形成鲜明的对比。

    吴文章三天两头的请班上同学吃水果,喝饮料,看电影,以及半个月一次请大家到大酒店聚餐的惯例,而且好酒好烟不断往班主任王晖以及各科任老师家送。

    因此,班上除了任薇薇和孙勇以外,都变成了吴文章‘仗义疏财’后的‘爪牙’。

    吃了人家嘴软,拿了人家手软,连老师都是明显的在偏袒吴文章。

    所以,这一年多来,江南雨动不动就被许多同学打小报告、栽赃陷害,常常还故意设置陷阱让他跳。反正不管事情有多假,只要说的人多了,再假也会变成事实。

    他已经记不清自己‘偷’过多少人的东西,反正从笔记本到自行车、手机,什么东西都偷过,还次次证据确凿。他只是一个水平中等还尚不及的学生而已,没有老师会去好好调查的,人证物证都有,还能假的了?。

    然后又被老师们狠狠的批斗,找家长,罚抄课文,通报批评,处分,再处分,一连严重警告处分了四次。被这个老师骂,那个老师批,家人不理解他,同学们迫害他,老师又是非不分的整他,这一切,搞得他根本就没有心思读书,尽管有同年级妹妹的辅助,但学习还是一落再落,变成了最下层的差生了。

    事情到此还只是个开始……。

    校门口的批评通告栏每周都见的到他的大名,如今在这个学生数量众多的三中,见过江南雨的人一点也不多,可知道有江南雨这么一个败类的就多了。他自认不是人人口中传的渣滓、学校败类。可是,很多‘事实’都摆在了大家的眼前,不用说是别人,就是换成他自己,也不会选择相信自己。

    后来连续被莫名其妙的理由处分了两次后,他也火了,于是,豁出去了。自此之后,他上课故意睡觉、旷课,还要每次考试有意乱写,以此来拖班级后腿。

    从此,他乐此不疲的成为了一只害群之马。每次考试结束后,当没有加上他的总分时,班主任宣布班级总平均分名列前茅的消息后,大家高呼一声:“耶!!”,然后班主任又突然宣布,加上了他的分数后就立马倒数了,这时他报复的畅快犹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的来。

    昨天刚批改出来的上高三以来第一次的月考,江南雨总分加起来30分,创历史之最,把原本在三十个理科班中排名第三的26班,又拉成了倒数。

    这已不是这一次了,自从半年前他豁出去了开始,各科的平均分以及总平均分,都因为江南雨一人而次次沦为了垫底。

    如此一来,班上每个科任老师和学生更恨的他咬牙切齿,然后,同学们就更变着法子诬告、陷害他,而老师对他的映像自然是最差最差的了,绝不管是真是假,就算明知道是假的,还添油加醋的统统上报学校。

    就这样不断恶性循环下去,江南雨陷的越来越深……。

    所以,事情到今天就变成了,他是一个年级次次倒一、还经常被处分的差生,若是开除这样一个差生,人人都会觉得应该。江南雨到今天才知道,自己唯有哑巴吃黄连,欲哭无泪,他更不敢把委屈和辛酸跟父母妹妹他们说。

    前几天班上同学伙同起来偷偷搞了个联名上书,向学校申请开除他,后来竟然连各科任老师也加入了。

    他们这个秘密事件不小心被江南雨知道了,江南雨如何不气,谁把他搞成这样的?,现在他们还联名上书申请开除他!。

    就这样一声不吭的离开学校了吗?,他虽然可以去跟学校领导反映真实情况,可这半年来每次考试总分不到一百,这是真的吧!,每次和老师抬杠,上课故意睡觉、旷课,这也是真的吧!。

    何况,人微言轻,他一张嘴说的过谁?。所以,申请书被批准那是必然的事了,江南雨有苦说不出,家里人都不可能理解他。他时刻都在说服自己:就这样算了吧!开除就开除,谁叫自己得罪有钱人。

    可是,一看到吴文章以及他的爪牙还在他面前嚣张跋扈,耀武扬威,诽谤讽刺,还有,回去以后又不知道怎么跟父母、妹妹解释。所以,江南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自己今后的人生都被毁了,也绝不能让他们好过,不毒死他们,誓不为人。

    江南雨不知道这样做是不是太冲动了,他现在没心情去想这个问题,反正他此刻最想做的就是把兜里的老鼠药投进饮水器里。

    要让这一次血腥大案惊醒学校,惊醒教育厅,惊醒全国……。

    只要放学后,偷偷把老鼠药放进饮水器里,一定可以像毒死老鼠一样毒死那些是非不分的老师和卑鄙的同学。害他无法学习还不够,害他被一直被处分还不够,现在还偷偷联名上书申请开除他。特别是还看到他们一个个下课后去买零食庆祝,庆祝他被开除了,江南雨真是气啊,发誓要毒死他们,死一个平了,死两个赚了。

    于是,带着这份已然冲昏了头脑的仇恨,他毅然决定用最极端的方式解决问题。

    第二节课时,王晖得意的看了几眼坐在垃圾堆那个角落的江南雨,看到他那样的眼神,江南雨更坚定了决心,如果做的到一定优先‘照顾’他,这么多老师中就他最‘积极’。

    吴文章学习成绩本来就属于下等的,这次月考考了250分,江南雨自诩以现在这样的水平,若是认真考,绝对可以超过他。这一年来,除了同年级的妹妹辅导他的那点知识外,在学校几乎就没有学到过任何东西。

    班上学习最好的就属任薇薇和孙勇了,任薇薇这次月考考了704分,理科年段的第三名。孙勇也不差,695分,年段第九名。在30个理科班中,这次班级里有两个进入了年级前十名,说明26班整体水平已经提高了,可是,依旧被江南雨给拉了个总分倒数。

    班上有三个学生的父亲是大富翁,分别是任薇薇、吴文章和孙勇,他们三人几乎没有任何的共同语言。

    吴文章是‘仗义疏财’的二世祖,班上除了江、任、孙外都是他的‘亲信’,和孙勇也有矛盾,可是因为孙勇家不输于他,学习又好,没法像害江南雨一样对付他。

    孙勇虽然家里很富有,但是屡次在学习上帮助江南雨,他们也是一对很好的朋友。

    而任薇薇,是一个冰冷的大美人,也是班上所有女生中,衣饰,发型等打扮的最好的女孩子,加上学习又这么优秀,绝对是人人梦寐以求的女子。可惜,她不需要任何人欣赏,除了吴文章这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逼+b外,没有人敢去赞美她,当然,任薇薇绝不会正眼瞧吴文章一下的。

    就如刚才班主任开除江南雨时,她都是头也不抬的做着自己的事,冰冷的没有一丝感情的任薇薇没有和其他同学一样,为班级总平均分在名列前茅和倒数第一的交替作任何感叹,也没有为江南雨即将被开除了作一丝的惋惜,更没有加入吴文章爪牙的队伍,完全就是一副视班上所有同学为空气的样子。本来和孙勇都属于学习优秀分子,有共同话题的,可因为她的冷漠和高傲,就变得没有任何人和她有话题了。

    她和江南雨一样,一个人坐,不过她是在第一排,江南雨是最后一排。

    孙勇都是喝自己带来的水,而以任薇薇冰冷高傲的性格,是绝不会和大家共同饮用一桶水,所以江南雨不怕伤及无辜。

    江南雨的眼光不经意间落到了任薇薇的身上,任薇薇今天和往常一样,头发梳理的很漂亮,身上的衣服几乎都是名牌,各色的装饰物搭配的很好,从后面江南雨还看到了任薇薇脖子上的一条细细的银色项链,在发丝下若隐若现,还有金色的耳坠相得益彰,虽然隔了好几排,可江南雨总感觉能够闻到任薇薇身上散发出来的、似乎可以令人瞬间迷倒的香气。

    这个时候,任薇薇也突然回过头看了一眼江南雨,正巧和江南雨的眼光碰到了。这绝对是大奇迹,她平时几乎不会主动去看任何同学的,也不会主动和任何一个同学说话,所有东西都和她无关。

    江南雨当然不会厚颜无耻的以为任薇薇悄悄爱上自己了。

    江南雨和任薇薇同时把目光移向他处,都装作是不小心看到了对方,以此来减除尴尬,也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回头看江南雨。虽然任薇薇和其他同学不一样,没有鄙视和害过江南雨,但也没有欣赏和帮过他,他们有没有说过话都不知道。江南雨承认她确实很时髦,很漂亮,很让人心动,可好感还谈不上。

    下午最后一节的下课铃响了,王晖放下手中的粉笔,对同学们说道:“明天开家长会,放假一天,请各位同学回去跟家长们说,上午十点,高三了,都别缺席。同时,明天放假都在家中好好复习!,还有,江南雨,叫你父亲明天不用来开家长会了!!!,下课”。

    江南雨默默整理着自己的抽屉,把所有他的东西都装进了书包里,心里感觉很酸楚,耳边还不断传来同学们故意笑的很大声或者说得很大声的声音,江南雨知道他们是什么意思。

    就这样离开学校了吗?,以后将再也不会有读书的机会了吗?,回去该怎么跟家人解释?……。

    想起班上那群卑鄙的同学和不分青红皂白的老师,江南雨本来稍稍有点平静的心又一次愤怒了,说什么也不会就这样甘心的离去,还有吴文章,更不会放过他。

    孙勇拍了拍江南雨的肩膀,帮着江南雨整理东西,他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连他都以为这次江南雨被开除是必然的了。

    江南雨和孙勇一起走出了班级,孙勇比起江南雨来,矮了半个头,纤弱瘦小的他和还算壮硕的江南雨走在一起,就更加显得他的矮小了。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