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夜遇

第二章夜遇

“仙使降世,妖邪退避。”石人答道。

    李霄鸣听对方自称为仙使,但他却无法轻易相信这些,难道真有天大的好事让他给碰上了,“仙使大人真的相中我了?我在仙法上很有天分吗?”

    “仙命所至,无分贵贱。行而未果,勤能补拙。”石人循循善诱地答道。

    李霄鸣环视四周,心中浮起一个念头,想要再试探一番对方的真正来意,“仙使大人,我有一封信要送,能不能待会儿再过来?”

    石人听完颤栗起来,似乎有些生气,石块撞击声此起彼伏,“仙缘易逝,岂能久待?”说完竟转身走了。

    李霄鸣一看,对方似乎没有想要害他,便急忙跟上去,“仙使大人,你别生气,信我就先不送了,和我说说仙缘的事吧,等等我。”

    石头人看似笨重,行动起来却异常迅捷,而且一言不发,只顾着赶路。

    李霄鸣跟在后面一路急奔,跑了一阵,他已经上气不接下气,脚步渐渐慢下来,看着石头人越来越远,他心中异常焦急,但呼喊了几次,石头人并未有丝毫停留,就在他以为对方会丢下他的时候,却在远处停了下来。

    他好不容易走到石头人身旁,两只手扶着膝盖,拼尽所有力气站定,想要说话,却顺不过气来,四周一片安静,只剩下他剧烈的喘息声。不过,这一阵狂奔倒让他信了石头人大半,好不容易缓过一口气,正打算开口询问石头人,为什么要停下来。

    石头人没等李霄鸣开口,对他伸出一只“手臂”,他顿了一下,原本想问的话没问出口,“仙使大人是要我做什么?”

    石头人没有任何回应,只是静静地伸着那只“手臂”。

    李霄鸣有点无奈,不过还是按照心中所猜想,握住了对方的“手”,他突然感觉到身体轻快了几分,不知是错觉还是什么,反正他从未有过这种感受,接着石头人再次动了起来,而他被石头人牵着再次上路。

    乍看之下,眼前的景象着实有些奇怪,如果被镇子上的人看到,肯定以为是眼花了,倘若他们发现这是真的,肯定比看到镇上那口干涸多年的古泉,再次喷出泉水还要惊讶得多。他想到这些,不禁很是得意。

    每当他气力有些不济的时候,他就感觉到身体会变得轻快几分,他心中好奇,但却没有开口询问,他觉得就算问了,对方也不会回答,只是不知道,由于他之前的猜忌,这位仙使大人的“火气”什么时候能消,他还有许多话想问。

    他沉迷于石头人带来的奇妙感觉,没有注意到时间正在飞快溜走,夜幕越来越暗,月光却越来越亮,如果他停下仔细分辨的话,就会发现已经离镇子很远,实际上,他从来没有离开镇子这么远过。

    就这样奔行了一个多时辰后,他的体力已经开始慢慢恢复,随着时间推移,到了后半夜,他体力充盈,健步如飞,反倒有些不想停下来。

    他心里想着,难道这是仙使在教他仙法吗,就是不知道这仙法,还有什么其他的妙用,不过就目前来看,已经让他受益匪浅了。

    他继续盘算着,等会儿他一定要好言相对,不再有丝毫不敬,让仙使多传授他一些仙法,倘若错过了这次机会,这辈子恐怕没有第二次了,就在他将心中的美好愿望不断展开的时候,石头人终于停了下来。

    他心道,机会来了,只是,第一个字还没有吐出口,他就顾不得再说什么了。石头人毫无征兆地溃散开来,顽石散落一地,他手中还握着一块,这里一下子变得寂静无声,过了好一阵,他才回过神来。

    “仙使大人,你还好吧?”

    “仙使大人,你还在吗?”

    “仙使大人,你不会还在生气吧?”

    “仙使大人,我已经知道错了,你还是现身吧。”

    “仙使大人,你可不能把我丢在这里啊!”

    “仙使大人……”

    他喊了半天,但四周没有任何声音回应,他颓然地坐在地上,到底是仙使在考验他,还是出了别的变故?他隐隐有不好的预感,但还抱着一丝期望,手里握着那块顽石不肯放下。

    前面有一些高大的乔木,更显眼的是一座形如鸡子的山,看起来不算高。他努力回想着,曾经在镇上听过的所有传闻,然而对这里还是一无所知。

    他不死心,极力保持着冷静,虽说他从未来过这里,但凭着来时的大致方向,返回镇子应该问题不大,所以现在也不必着急回去,风祭一旦开始,狂风卷着沙尘铺天盖地,在里面行走,很容易迷失方向。

    他想到一个更重要的问题,风祭会影响到这里吗?不会倒也罢了,如果会影响到,那接下来的两天是不好过了,那么要如何度过接下来的日子呢?

    眼前这座鸡子山,用来避风倒是不错,至于填饱肚子,想到这里,他忽然有些饿了,只是现在这种状况,让他感到有些不知所措,还好他比较擅长挨饿,可要是连着饿两天,那将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

    一只野兔趁着夜色在林中觅食,如果在白天,可以发现它的皮毛是褐色的,至于现在,它小心地穿梭在树林的阴影中,脚步即轻又快,很难被注意到,它找到了一丛鲜嫩可口的青草,刚吃一口,就后腿一蹬,窜了出去,转折间没了踪影,一道寒光插在地上,紧挨着它刚才所立之处。

    李霄鸣心中大呼可惜,他刚才掷出长剑,正是游鱼剑诀中最后一式“鲤跃化龙”。倘若长剑再快一分,再朝左偏一分,他的晚饭就有着落了,但是很遗憾,他也一直感觉这招哪里差了一点,总是难以如愿,可又找不出原因。

    他走过去拾起长剑,看着地上的痕迹,感觉似乎有一点进步,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收起长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留意着林中的一切动静。过了一阵,他靠着布置的陷阱捉到了一只野兔,一边拎起兔子一边说道:“兔子啊兔子,你躲得过我的飞剑,却也躲不过我的陷阱,又何必跑那么快呢?”实际上,他并不知道眼前这只兔子,和先前是不是同一只,当然,他也不在乎。

    他升起一堆火,开始全心全意地烤着兔肉,不多会儿,这只兔子已经模样大变,色泽金黄还散发着诱人的香气。他满意地看着眼前的美味,准备开始享用,不过,却没能如愿。

    这时他才注意到,火堆前面多了一个人,对方看起来应该比他大几岁,那双眼睛映着火光,散发着纯净的光芒,像是美玉雕成,让他不由得生出些许压迫感,对方的衣着非常讲究,不是他所能比的,身后背着一把剑,仅从露出的剑柄上就能看出,比他那把好得多,对方出现的无声无息,但也没有丝毫敌意。

    他稍一转念,便说道:“这位朋友,如果不急着赶路的话,不妨坐下来烤烤火,吃点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