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不死!

第2章 不死!

骷髅祭坛上有一座高台,半米高,漆黑无比,附近的光芒都扭曲了,密密麻麻刻满繁杂的符文,高台上浮着一团乳白色的流动的液体,拳头大小,散发着微微白光,圣洁的气息与此地格格不入。

    高台前有两个全身笼罩在黑袍中的人,其中一个黑袍人伸出宛若枯木一般的手臂,手掌中有一个黑色盒子,紫色云纹,打开盒子,白色低衬,仔细看去,上面有一根黑色弯曲的毛发。

    喑哑刺耳的声音从黑袍下传出来,好像用指甲摩擦玻璃发出的声音一样…

    “这是周天的毛发,我们死了数位成员才弄来的,有把握吗?”

    另一位黑袍人接过盒子,说道

    “周天是天秦皇室中唯一没有修为的人,受到的龙运庇护最少,如果连他也咒杀不了,那我们的努力就白费了。”

    仔细看了看盒中的毛发后,又奇怪的问道

    “没听说周天的头发是弯的啊。”

    另一位黑袍人的身体一僵,沉默了一会说道

    “这不是他的头发…”

    “……”

    拿着盒子的黑袍人没有接着问,不是头发,那身体还有哪一部位有那么长的毛发?不言而喻,问了只能让自己恶心。

    一道漆黑的能量裹住盒子里的毛发,将其放进还在不规则流动的白色液体中,神奇的一幕的发生了。

    白色液体光芒大盛,若有若无的吟唱之声在虚空中响起,一片白色的莲花绽放,圣洁高尚,沁人心脾的清香散发。

    莲花深处,一道人形虚影慢慢成型,面容逐渐清晰竟是周天的样子,只是禁闭着双眼,还有一道金色龙影环绕着他,威严的龙吟之声将白色莲花震动。

    “这可是天血神莲的汁液,可聚拢神魂,甚至能让人复活,就白白浪费在了这里”

    一位黑袍人肉痛的说道,天血神莲乃是不可多得宝物,可以凭借一个人的血液毛发聚拢人的神魂,甚至可以将死去不久的人复活,足以成为一教底蕴,但在这里仅仅是为了与周天的神魂产生联系,凭白浪费了许多神效。

    “好了,别可惜了,准备开始吧,如果成功了,这些都不算什么。”

    另一位黑袍人朝漆黑高台打出一道道诡异莫测的符印,旁边的另一位黑袍人见此浑身能量升腾,也打出一道道符印。

    漆黑的高台亮起光芒,上面刻着的繁密符文恍若流动了一般,符文涌出,将骷髅高台覆盖,然后朝整座大阵覆盖去。

    整座大阵开始运转,阵纹发出惨绿色光芒,无数亡魂嘶吼。

    黑袍人打出的符印越来越来快,阴风将他们的面罩吹掉,露出两个宛若枯骨的脑袋,面色惨白,一滴滴汗珠滴落下来。

    阵中的无数亡魂开始互相撕咬,凭空出现了无数刑具抽打在他们身上,一缕缕黑色气息被覆盖整座大阵的黑色符文抽取,那是他们的痛苦,愤怒,怨恨,一切负面情绪的集合。

    符文高台上一个漆黑的针形虚影开始出现并逐渐凝实。

    亡魂逐渐减少,一个个更加强大的亡魂出现,身上涌出的黑色气息也越来越多,最后一个高达千丈的亡魂出现,由无数亡魂组成,负面情绪浓重,仅仅是看一眼就令人头晕目眩。

    无数黑色符文攀向它的身体,密密麻麻如同蝌蚪一般,高达千丈的身体开始收缩,无数惨白的气息被挤出,那都是不需要的东西,一个呼吸的时间都不到,千丈亡魂就被黑色符文所吸收。

    所有的黑色符文开始收缩,随着最后一个黑色符文进入高台,一个实质般的黑色细针成形,表面看上去光洁无比,如果放大一万倍看就可以看到上面一个个狰狞无比的亡魂虚影。

    “成败在此一举!”

    两个黑袍人对视了一眼,能量升腾,符文暴涌,滔天的煞气散发,控制着黑色细针朝白莲中的周天刺去。

    黑色细针经过的地方,白莲变成黑莲,莲叶上浮现出一个个狰狞无比的人脸,嘶吼着想要逃出莲叶。

    围绕在周牧身上的金色龙影仿佛感受到了什么,发出一声长吟,扭动躯体朝黑色细针而去。

    黑色细针一点都不起眼,但感染之力强大无比,金色龙影不过刚刚一接触,龙眼就闪过一丝黑色,不过抵挡了片刻,整个龙影就化为了黑色,龙眼露出邪恶的目光,反往周天的方向去了。

    “果然管用!”

    两个黑袍人见此露出喜色,这黑色细针是由人的负面情绪构成,是最纯粹的恶,可以对抗同样是由众生念力构成的龙运。

    没了龙影的阻隔,黑色细针直接没入“周天”的额头,“周天”禁闭着的双眼突然睁开,眼神尽是黑色。

    砰的一声,虚影炸开,只留下一片黑色莲花海。

    “太好了!”

    “成功了!”

    两声激动的声音响起,然而在他们没有看见的黑色莲花海的最深处,有一道白色的光芒片刻后又努力聚拢,却后力无继只能消散,这代表着与它产生联系的神魂再次出现。

    ……

    周天这里,走着走着突然眼前一黑,浑身乏力向后倒去,失去意识前脑中似乎有一道声音响起。

    “不死系统已启动,死亡次数加一……”

    再次恢复意识时已经是在一处房间内了,耳边有声音传来

    “……所以说周少爷只是脱力了,并无大碍,诺…醒了,秦王放心吧。”

    周天被人从床上扶起,面前有一堆人,一个身材高大,面容威严的中年人,此刻一脸的担忧之色,这是他的父亲,周毅,天秦帝国秦王,实力强悍,战功赫赫。

    身后是那个叫他起床的老者,周府管家,算上周天已经侍奉三代周家人了,不知道叫什么,都叫他周叔,连他父亲也是如此。

    床边坐着一位老者用三根手指搭在他的脉上,不时敲击一下,带起一片白色的符文,进入他的身体,刚刚的那句话就是他说的。

    还有一位他不认识的白发中年人,跟着一个年轻女孩,晶亮的眸子,琼鼻微翘,雪白的皮肤,修长的脖颈,腰不足一握,身穿紫色的裙子,脂白色的大腿露在外面,就是胸有些平,此刻正看着他,眼中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