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再战

第3章 再战

“这还是梵天,是废物?难道他有信心击败白云不成?”

    眼前的梵天完全不是以往所熟悉的那个废物,几招击败白胜,而此刻面对比他实力高一级别的白云,丝毫没有半点后退的意思。

    在场不少人已经不再抱着一颗围观看戏的心态,不知不觉中或多或少被梵天这股战意所感染,莫名的多了一份期待,期待着梵天是否能以锻体四阶的实力迎战拥有锻体五阶实力的白云。

    “恩?”

    面对梵天的滔天战意,相比之下白云一席怒气却是夹杂着一抹浓浓的郁闷之色。刚才那一拳,他足足用了将近八分力,但一拳之下梵天却只是受了一丝轻伤,这让他难以接受。不仅如此,对方再度的不退而进,让他更是怒火中烧。

    “找死!”

    白云右脚猛的一点,健步如飞,直接便是施展了一招猛虎扑食。在众人的视线中,白云的双拳正快速的接近着梵天的胸口。

    照理说锻体五阶实力打出这一拳,速度优势下,锻体四阶实力之人几乎是无法躲避,不过梵天却是个例外。整个白家上上下下估计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比他更熟悉这套白家的基础拳法,猛虎拳的一招一式他了若指掌。

    千钧一发之际,他躲避了白云的攻击,但还是由于存在实力差距的因素,略显的有些狼狈。

    “竟然躲过去了?”一旁的白齐双眉微微蠕动,显然梵天能闪躲让他有些意外。

    眼见梵天闪躲了这一拳,白云气的直咬牙,随之不假思索打出一招‘黑虎掏心’,在整套猛虎拳中,这一招是比较狠的招式,不明思议这一拳是奔着对方的心脏位置而去。

    这招‘黑虎掏心’梵天也是熟悉的很,当即做出了反应,身体快速往坐偏移。

    ‘斯~’

    这一招他依旧是躲避了过去,不过右手臂的袖子却是被扯下了半截。

    连续两招都让对方闪躲,这让白云觉得有些脸面无存,现场最少也有十几号人,正所谓一传十十传百,连废物都能连续闪躲他的攻击,这事传开后对他来说绝对是奇耻大辱。

    “住手!”

    一道尖锐的声音响起,瞬间打破了紧张的气氛,随之所有人的目光都投了过去,这人便是白幽若。

    “又是你们三个,昨天我已经警告过你们,难道你们三个这么没记性?”白幽若柳叶眉一沉,那张美人脸蛋上出现了一抹难得一见的怒气。

    “小若,何必这么紧张。”白奇伟上前一步拦住了白幽若,笑道,“白家子弟间相互切磋而已,我们一旁欣赏便是。”

    “哥,这哪里是什么切磋,那人可是梵天,这不摆明欺负人么?”白幽若余光瞥向梵天,脸上难以隐藏那抹担忧之色。梵天在白家虽然只是一个废物般的存在,可跟她却还有种说不清的关系。

    白奇伟依旧保持着笑容,然而双眸扫过梵天之际,却是闪过一道寒光,“小若,你不觉得今天那废物很不一般么,之前似乎已经击败了白胜,白胜是锻体四阶的实力,那岂不是意味着那废物也至少有锻体四阶以上的实力?”

    白奇伟这么一点明,白幽若脸上的怒气瞬间消散,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脸的疑惑。在白家谁都知道梵天是废物一般的存在,永远都只有锻体二段的实力,现在竟然提升了实力,虽然只有锻体四阶的实力,却也能摆脱废物这个头衔了。

    白幽若的阻扰让白云极其为难,对方他根本不敢得罪,不过眼下白幽若被白奇伟拦下,暗中又是收到了白齐的指示,松了口气后双目却是又直直的定格在了梵天身上。

    “小子,今天谁都保不了你。”

    “要战便战!”

    两人再一次缠斗在了一起,起初梵天处处被压制,然而随之时间的推移,战况却是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梵天已经走出被动被压制的窘境,战斗的天平似乎开始向他这边倾斜。

    “猛虎下山”

    抓住白云的一个破绽,梵天开始反击。

    “快看,他竟然开始反击了。”在场之人为之一振,从完全被动到可以反击,整个过程绝对把大家的心给紧紧的捏抓在手里。

    “白云难道放水了?”白齐双眉紧锁,梵天跟白云两人战斗局势演变的让他有些始料未及,“不可能,白云根本就不会放水,是那小子的实力?昨晚他根本就没有还手余地,那应该不是装出来的,莫不是他身上有什么宝物不成?一定是这样。”

    十几招之后,局势再一次发生了转变,此刻的白云已处在了下风,锻体五阶实力竟然被锻体四阶实力处处压制,这样的场面绝对不是人人都能看见。而战斗的转变更是让旁观者连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深怕会错过接下来精彩的画面。

    “可恶,为什么会这样,这废物明明只有锻体四阶的实力,为何能处处压制于我?”

    梵天越战越勇,相反白云却是心里出现了动摇,早已失去了战意。但凡双方交战,往往内心动摇失去战意者,就已经是不战而败。

    “你一口一个废物,如今我锻体四阶的实力却能压制你,到底谁是废物?”战斗局面几乎完全掌控,梵天一直紧绷的神经到也是微微松缓了下,不过内心深处那一阵狂风暴雨却是越演越烈。

    同样实力的白胜对他来说根本不堪一击,此刻实力比他高的白云也被他处处压制,这样的举动何止是甩下包袱那般简单。

    “你找死!”

    白云双眸爆瞪,打出一招猛虎拦路,心静时尚且都无法给梵天造成威胁,更别提现在心早乱、战意失。

    “你果然是个废物”梵天躲过了这一拳,嘴角略带起一抹不削的笑容,“你这招是猛虎拦路么?我让你长长见识什么叫猛虎拦路。”

    抓住空挡,梵天打出了同样一招猛虎拦路,不管是力道或者准确度都堪称完美,这只拦路虎直接正中白云胸口,掀起一道闷声巨响。

    战斗之初,梵天被白云一拳轰退数步,嘴角溢出血迹。而此刻,峰回路转,梵天一拳把白云击退,同样使得对方嘴角溢出了一丝血迹,典型的以牙还牙。

    “该死的,你竟然伤了我。”

    白云右手重重的拂去了嘴角的血迹,锻体五阶的实力被锻体四阶实力的打伤,而且还是当着众人的面,除了那一身的怒气外,还有难以掩饰的羞涩。

    “彼此彼此,礼尚往来而已。”

    梵天冲着白云一招手,做了一个挑衅的动作,这是他生平第一次做这个动作,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舒畅感。

    白云仿佛失去了理智,疯一般的冲着梵天而去,胡乱的轰出几拳,那架势就宛如孩童打架,可见他也是真的逼急了。

    “有趣!”

    曾几何时高高在上的白云,如今在他面前已经显得有些狼狈。虽不能短时间战胜,却也可以说是不足为患。

    然而

    就在他躲避白云攻击的那一霎,右侧一道身影猛的扑了过来,这人竟然就是白胜。之前几招就战败,让他颓废至极,然而看到梵天能把白云逼到这个程度,他心里总算是少许得到了一丝安慰。

    刚缓过神来他便收到了白齐的暗示,本身也想出这口气。一对一行不通就两对一,毕竟梵天只有锻体四阶实力,要同时面对锻体四阶和锻体五阶两人,怎么都不觉得梵天有赢面。

    “不好”

    突然乍现的白胜让梵天有些始料未及,如此一来,白胜白云两人一左一右已经把他夹在中间。不管选择左跟右,都要面对一人的攻击。

    择轻而选,他躲避了来白云的攻击,胸口硬抗了白胜一拳。同为锻体四阶实力,这一拳只是让他感到一阵疼痛,并无多大碍。

    “卑鄙!”

    一旁观战的白幽若有些按耐不住了,不过身体刚移动却是又被白奇伟给再度拦下。

    “小若,别急,难道你对梵天没信心?直觉告诉我他还会有不可思议的表现。”白奇伟嘴角淡然一撇动,那瞥向梵天的眼神中却是夹带着一抹毒辣。

    “一个是战,两个还是战,我又有何惧?”

    梵天战意反倒是不减而增,以一敌二,他也想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

    “上”

    白胜白云相互使了个眼神,一左一右开始夹攻梵天。一时间,梵天又处在了下风,使得他只能仓促防御。

    “这样下去不行”梵天双眉紧锁,眼珠子快速转动着,“看来只有破釜沉舟,拼一把,先解决一个再说。”

    “就是现在!”

    他决定硬抗白云一拳,先解决碍事的白胜。看准时机,抓住机会,后背上硬抗了白云一拳,与此同时,他也是猛的挥出一拳,正中白胜胸口。

    这一拳没有留余力,白胜直接就是捂着胸口哀声倒地,失去了继续战斗的能力。

    “现在只剩下你一个了。”

    梵天双眸凝聚,眼眸中仿佛射出了一道雷电之光,直接劈中白云的内心。瞬息间,白云举得自己像是被一头猛兽给盯上了,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已经完全没有继续战斗下去的勇气。

    以二对一,击倒一个,吓倒一个,这一战绝对是扬眉吐气。

    “两个废物!”

    正当梵天以为战斗告一段落之际,又一道身影猛的朝他扑了过去,比起之前的白胜,那速度不知道快了多少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