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池骁熠后续(1)

194:池骁熠后续(1)

乔凝思生孩子这天,据说池北辙的手指有了意识,医护人员过去了病房,而我和叶承涵以及步敬谦、陈默几个人,全都站在了乔凝思生孩子的手术室外。

    估摸着步敬谦是第一次守着人生孩子,尤其对方还是他的女儿,因此整个过程里步敬谦表现得相当焦灼不安,他来回在手术室门前走动着,时不时往里面看一眼,不断地呢喃着,“怎么还没有出来?是不是遇到什么意外了……”

    步敬谦这是正常的表现,像我当时在产房里陪着叶承涵时,看到我心爱的女人那么辛苦又疼痛,我恨不得自己这个男人有生孩子的能力,往后我承担起生儿育女这个责任。

    乔凝思他们都觉得我疼爱、稀罕小妍妍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事实上其中原因之一就是我想替叶承涵分担一些,我无法代替她生孩子,但我可以在她把孩子生下来后,我来养育我们的女儿,让她不用操那么多心。

    别人说女人怀孕时是皇后,但对于我来说,我深爱的妻子只要把孩子生下来,就没有她什么事了,我让她好好坐月子,产后把时间都花在恢复身体和享受生活上,她只有在十月怀胎时是最辛苦的,往后我会倾尽自己所有宠着她、爱着她,不要说是公主和皇后了,就算叶承涵想要做太皇太后,对此我也乐见其成。

    此刻我的臂弯里抱着小妍妍,她跟我们一样,乌黑又圆溜溜的大眼睛也盯着手术室的门,两只小拳头捏得紧紧的,左手腕上露出碧绿色的镯子,她口中发出“呀呀”我们听不懂的言语,我看她用力的样子,好笑地想她应该是在为乔凝思加油打气。

    我让陈默倒一杯水给步敬谦,侧过头见叶承涵也在走来走去,我腾出一只手拽住她,擦了擦她额头上冒出来的冷汗,无奈又心疼地说:“不会有什么事,别太紧张了。”

    “我心慌。”叶承涵握住我的手,连她掌心里都布满了汗水,她那一双眼睛里湿润水盈盈的,看得让我心动,她惊慌又不安地对我说:“都进去这么久了,还是没有一点动静。阿辙也不能陪着凝思,若不然我进去看看?”

    叶承涵紧张得浑身的肌肉都僵硬了,手上的温度冰冷得厉害,她这个样子让我很心疼,我弯起胳膊把她揽入胸膛,正要再劝叶承涵几句时,有动静从我们身后传来。

    我转头看过去,只见医护人员推着轮椅走了过来,而轮椅上坐着的男人竟然是池北辙。

    “大哥?!”我整个人一震,惊得差点把怀里的小妍妍摔到地上,反应过来后立即把小妍妍塞给叶承涵,我几个大步冲到池北辙的面前,随后蹲身在池北辙的膝盖边,我的手放在轮椅架上,刚开口说话,嗓音就哽咽了,“你醒了……”

    池北辙伸手握住了我的手,那一张俊美的脸透着病态的苍白,而墨色的眼睛里则浮动起猩红色,那里头泪光闪闪,池北辙却是笑着对我说:“抱歉,让你们等太久了。”

    我本来不是一个感性的人,然而这一时刻眼中却涌出潮湿的热气,我紧攥住池北辙的手,低沉地应着他,“没关系,凝思和我们从未放弃过等你醒来。”

    其他三个人也全都走上前,叶承涵的眼泪如断线的珠子一样,突然不停地往下掉,见池北辙的目光落在叶承涵怀里的小妍妍身上,那里头带着怜爱和期待,我起身接过小妍妍,把她递给了伸出胳膊来的池北辙。

    我担心池北辙身体虚弱,抱不住小妍妍,一手就在下方托着小妍妍的腰,不过池北辙抱孩子的姿势倒是很稳当、娴熟,他低头在小妍妍粉嫩的脸蛋上亲了亲。

    而小妍妍特别聪明,笑得眼睛弯成了月牙,抬起小手一巴掌挥到了池北辙的脸上,算是给池北辙打招呼。

    这这对于池北辙来说,自然是无关痛痒的,他攥住妍妍的小手,随后抬起脸,池北辙笑着对我说:“女儿随爸爸,妍妍跟你小时候长得很像,以后大了一定很漂亮。”

    一听这话我心里自豪又骄傲,低头看着越发像是瓷娃娃的小妍妍,我用嘲笑的语气对池北辙说:“没错,我也这样觉得。凝思正在产房生孩子,你大概还不知道吧?你们的第一胎是个儿子,你那么想要女儿,看来以后要努力第二胎和第三胎了。”

    池北辙:“……”

    池北辙顿时哑口无言,一张俊脸骤然间黑得跟什么似的,我估摸着此刻他心里肯定在想还不如一直睡下去呢,现在看他那个样子,被我气得似乎都要晕过去了,我一想到当初池北辙说他和凝思生的这一胎也必定是个女儿,我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池骁熠,你够了吧?你再得瑟,信不信我把你的女儿丢到地上去?”池北辙目光凶狠地盯着我,语气里透着一股子咬牙切齿的意味,他说着就把小妍妍拎了起来,作势就要往地上丢。

    见状我吓得心惊肉跳,然而小妍妍却“咯咯”地笑起来,这让我觉得自己简直被打脸了,池北辙这样对待她,她难道不应该跟我同一战线,用大哭来控诉池北辙吗?

    我冷着脸色把小妍妍从池北辙手里抢了过来,池北辙敢这样吓唬小妍妍,以后他不要指望我让小妍妍亲近他了,而且池北辙特别有小孩子缘,顾相思处心积虑想入池北辙家的祖坟,如果我的女儿也把池北辙当成了亲爹,那我这个真正的亲爹怎么办?

    刚刚紧张的气氛稍微有些缓和,池北辙移动轮椅到了手术室门口,他比我们任何人都要着急,即便做了多年医生,此刻在等待自己的妻子生产过程中,池北辙几次都想冲进手术室。

    我看到他一张脸没有丁点血色,白得跟纸一样,放在轮椅上的手用力攥成拳头,血管暴突十分可怖,池北辙这个样子感染得我也越来越慌乱,心里一阵一阵抽紧,我用力握住了叶承涵的手。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十二月份的天气里,窗外的鹅毛大雪飞扬,就这样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终于传来了婴儿的啼哭声,嘹亮得似乎响在了整个寂静空旷的走廊里,在临近春节的这天黄昏,我们迎来了另外一个小生命的诞生。

    池北辙的手握成拳头抵在唇上,眼眶里通红早就湿润了,眼看着泪水都快要掉了下来,这时手术室的门从里面打开,医护人员推着昏睡过去的乔凝思出来,在看到醒来的老板时,他们立即停了下来。

    池北辙移动着轮椅到了床前,他伸手握住乔凝思的手,隐忍许久的眼泪一瞬间涌了出来,大颗大颗往下掉落砸在乔凝思的手背上,池北辙哽咽得说不出话来,到最后千言万语只化成最深情的呢喃,“凝凝……”

    乔凝思原本睡了过去,听到池北辙在叫她,她虚弱又无力地睁开了眼睛,湿润的睫毛轻轻地颤抖着,却在看见轮椅上池北辙的那一刻,乔凝思的瞳孔蓦地睁大,那里头是不可置信的激动和狂喜。

    过了一会她对池北辙笑了笑,泪水却不断地往外涌,泣不成声地回应着池北辙,“阿辙……”

    而这样的场景也感动了我们几个人,叶承涵转过身把脸埋在了我的肩膀上,担心打扰了池北辙和乔凝思,叶承涵很安静没有发出哭声,可不一会,我就感觉到自己的外套湿了一大片。

    乔凝思生下了儿子,池北辙在沉睡半年多后,也终于醒了过来,对于我们几个人来说,还有比这更幸福的事情吗?

    很快医护人员把包在襁褓里的婴儿抱了出来,我第一个反应过来,再次把小妍妍往叶承涵怀里一塞,我几步上前,就要从医生手里接过池北辙的儿子。

    然而下一秒钟,步敬谦和陈默两个人一左一右同时攥住了我的胳膊,步敬谦拧着眉头对我说:“你这个叔叔来凑什么热闹?我是孩子的外公,应该让我先抱一下孩子,你排队等着吧。”

    我没有说话,侧过头看了一眼抓着我左胳膊的陈默。

    结果陈默竟然比步敬谦还要理直气壮,“我是孩子的干爹,应该让我先抱,池二少爷你排在最后。”

    “……”

    于是我们三个人对峙着,一时间僵持不下,我正想着要不要尊敬长辈,让步敬谦先抱孩子时,那个女医生却无视我们三个“神经病”,从我们身边走过去。

    她弯身把孩子递给了池北辙,很温柔地笑着对池北辙和乔凝思说:“池先生、池太太,孩子很健康,遗传了你和池太太,长得特别好看。”

    我、步敬谦、陈默:“……”

    这个女医生真是太有前途了,她根本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好吗?就像乔凝思之前说的,刚生下来的孩子眉毛和头发全都没有,而且看上去像是个小老头皱巴巴的,女医生的审美有问题吗?她巴结自家老板和老板娘的功力,真是没有人能比了。

    池北辙一抱上儿子,就像我当时抱着自己的女儿一样,觉得怎么也不够、舍不得松手,一边的步敬谦像是垂涎美食的宠物一脏,站在那里满是渴望地看着池北辙怀里的婴儿,就差没有流口水了。

    乔凝思这个时候的精神反而好了,温柔地笑着和池北辙一起看着儿子,好半晌才注意到步敬谦那种求宠爱的“可怜”表情。

    她连忙推了推池北辙,示意池北辙把孩子给步敬谦。

    池北辙修长的眉宇拧起来,脸上的神色就像是别人抢了他的宝贝一样,他迟疑了几秒钟,才恋恋不舍地把孩子交给了步敬谦。

    步敬谦一抱到孩子,激动得眼泪都掉了下来,连续在孩子的脸上亲了好几下,步敬谦泣不成声地说:“没想到我这辈子还能抱上自己的外孙……”

    我们几个人全都沉默了,想必若是朱静芸在天有灵,这一刻她也会喜极而泣吧?

    池北辙曾经在朱静芸临死前承诺过的,如今全都兑现了,池北辙和乔凝思有了儿子,他们很幸福。

    步敬谦抱了孩子十多分钟,我以为总算轮到我时,叶承涵却把小妍妍重新递给了我,随后转过身就站在那里等着抱池北辙的儿子。

    我被叶承涵这举动震惊到了,满脸不悦地看着叶承涵。

    然而她侧过头笑了笑,一句话堵死了我,“你整天走到哪里,就把女儿抱到哪里,现在她妨碍到你了,你就想把她丢给我了?继续抱着吧,想想以后你不方便勾搭其他女人了,我就觉得把小妍妍交给你一个人照顾,是最明智的。”

    “直到现在你还质疑我对你的感情吗?”我嗤笑了一下,不以为然地说:“一直都是那些女人勾引我,我什么时候拿正眼看过她们?你不能当着女儿的面这样诋毁我,若不然我在女儿心中高大、完美又光辉的形象没有了,怎么办?”

    叶承涵在口才方面败给了我,就直接对我使用暴力,一巴掌拍到我的脑袋上,她过去几年的武术不是白练的,这手下力道大得顿时让我头晕目眩、眼前发黑,差点栽在地上。

    小妍妍却兴奋得手舞足蹈,她“咯咯”笑着,小巴掌也往我的脸上挥过来。

    我连忙捉住她,凑过去在她粉雕玉琢似的小脸蛋上亲了亲,用温柔又怜爱的语气给她“洗脑”,“小妍妍,你不能像妈妈一样整天欺负爸爸。女儿都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所以你要爱爸爸、帮爸爸才对。”

    “……”小妍妍眨巴着乌黑的眼睛望着我,睫毛长得过分,她短小的胳膊还举在半空中,左手腕上碧绿色的玉镯子莹莹发光,随后小妍妍“咯咯”对我笑了起来,这让我心里生出满满的怜爱来。

    叶承涵对于我这一辈子来说,她是我的救世主,曾经在我成长的年少期间,我差点误入歧途时,叶承涵把我拉了回来,我有着柳淳芳那样的母亲以及池家私生子的身份,曾经一度活得像是行尸走肉,人生里没有任何意义和信仰。

    最让我值得庆幸的是这么多年来,无论以何种方式,叶承涵她一直都在我的生命里,她不曾远离或是消失,如果说她是让我觉得这个世界是如此精彩的人,那么妍妍这个女儿,就是她赐予给我的最好的礼物。

    我每天早上睁开眼睛看到怀里熟睡的叶承涵,以及身侧不知何时醒来、正咬着拳头安静地瞅着我和叶承涵的小妍妍,我就觉得自己一生是那么圆满,明亮的天光洒在她们的身上,母女两人都像天使一样,得妻有女如此,我这一辈子真的是足够幸运了。

    我怀里抱着小妍妍煽情地感概了一番,结果再抬起头时,池北辙的儿子已经到了陈默的手里。

    见状我连忙把小妍妍给步敬谦,让他帮我照顾一会,我准备上前把池北辙的儿子从陈默那里抢过来。

    然而池北辙压根不给我这个机会,他比我快几秒钟接过孩子,手指在他儿子的脸上捏了捏,池北辙头也不抬地对我说:“你不是嫌弃我和凝思生了儿子吗?你家的女儿才是最好的,既然这样,我的儿子也不稀罕你抱。”

    “……”听着池北辙那凉凉又幼稚的语气,这一刻我嫉妒池北辙了,我也想和叶承涵生个儿子,但几个月前叶承涵的难产给我造成了很大的心理阴影,每次只要一想到当时那个场景,我就会被吓得全身冒冷汗。

    再者,我也心疼叶承涵十月怀胎的辛苦,我舍不得再让她经历一次分娩时的痛苦了,所以即便那个时候我哄着她,让她答应给我生儿子,但直到现在她的身体恢复了,我也并没有付诸行动。

    乔凝思和池北辙在医院里待了几天后,两人回到了步敬谦重新给他们找的庄园里,比起池北辙之前的那个,这个庄园更适合池北辙身体的恢复,步敬谦也给池北辙和乔凝思安排了几个佣人。

    多数时候步敬谦不再回去步家住了,他搬到了池北辙和乔凝思的庄园里,除了管理公司外,步敬谦剩下的时间都用来陪伴外孙了,池北辙和乔凝思隐居于庄园里,这对于他们是最好的生活状态。

    而我和叶承涵则带着女儿从叶家回到了自己的房子里,不过叶母也是三天两头跑来看她的外孙女,每次她和蓝悠悠都会买很多衣服和玩具给妍妍,每天把小妍妍打扮得都像是一个公主,我岳母尤其爱拍照,这导致小妍妍在贵妇圈子里都成了名人。

    我白天在公司里上班,下班后推掉一切工作和应酬,早早地回家陪着叶承涵和女儿,每天的晚饭都是我负责做,叶承涵在客厅的沙发上逗着小妍妍玩耍,我穿着衬衣、系着围裙站在操作台前。

    头顶的灯光洒下来,我唇边总是勾着一抹弧度,偶尔侧过头去看客厅里的两母女时,我眼中的笑意便更深了一些,再没有像此刻这样觉得自己是如此幸福。

    我没有请佣人到家里,平常有叶母和蓝悠悠,我也会尽量抽出所有的时间,因此对于我们来说,照顾孩子并没有那么辛苦,就是晚上睡觉的时候麻烦了点,我们三个人睡在一起,并没有让小妍妍一个人睡婴儿床。

    而小孩子的睡觉姿势真是千奇百怪,偶尔一巴掌拍到我的脸上,半夜三更我都能被她惊醒,她却毫不自知,睡得别提有多香甜了,尤其小妍妍睡在我和叶承涵中间,有时候我顾不上两个人,一孕傻三年的叶承涵“砰”一下,就会从床上掉下去。

    我听到动静后醒过来,坐在床上看着叶承涵从地毯上爬起来,我无奈得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也不知道叶承涵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只要睡觉时我没有抱着她,她半夜就能从床上掉下去。

    卧室里的床那么大、那么宽,小妍妍一个婴儿都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叶承涵到底是怎么一点点滚下去的?

    她每次趴着床从地上爬起来时,首先问我的一句话就是小妍妍有没有事,随后看到灯光下睡颜甜美的小女孩,叶承涵就气得磨牙,指着另一边的婴儿床,让我把小妍妍放到那里去。

    然而只要我把小妍妍放进去后一松手,她像是条件反射一样,立刻睁开眼睛“哇哇”大哭起来,只要我再把她抱起来,她就停止了闹腾,我和叶承涵想过很多办法,后来发现她就是跟我们对着干,不愿意自己睡。

    这是一个太神奇的地方,而如果在床上我抱着叶承涵了,我们都不放心把妍妍那么小的婴儿丢在床的另一边,到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了,我指着婴儿床问叶承涵,“若不然你去睡那里?”

    我这话差点把叶承涵气哭,拎起枕头就往我脑袋上砸,她恼怒地控诉着我,“她不愿意自己睡,还不都是你惯出来的吗?池骁熠,自从女儿生下来后,你心里是不是就没有一点我的位置了?你想想自己这段时间是怎么对待我的。”

    叶承涵这话让我觉得很好笑,我不仅没有出轨背叛她,而且我每天除了上班,就是她和我们的女儿,我几乎算是个超级奶爸了,这世上还能找到我这么好的老公和爸爸吗?

    大半夜的,叶承涵又在闹什么?

    我伸出胳膊把叶承涵拉入怀里,凑过去在她的唇上亲了亲,低沉地说:“我知道这两天是你的生理期,你心情不好。现在火也发完了,我们可以睡觉了吧?”

    “不睡,我自己一个人去客房,你和你的宝贝女儿睡吧。”叶承涵一把推开我,下了床连鞋子都不穿,头也不回地大步往门外走。

    见状我连忙跟上去,伸手捞住她的腰从后面抱住,脸埋在她的肩膀上蹭了蹭,我的声线温柔沙哑,“你如果去客房的话,哭得那个人就换成我了。若不然就把妍妍丢在这里,我陪你去客房睡?”

    叶承涵没话了。

    过了一会我抱着她回到床上,下半夜倒是相安无事地过去了,第二天早上我一如往常去公司上班,然而下午回家时,却没有看到叶承涵和女儿。

    我把电话打过去,叶承涵告诉我她回去了叶家,要和女儿住上一段时间。

    我:“……”

    这是闹哪样?我和叶承涵刚从叶家回来没有多久,她这又去叶家常住了,是要我再陪着她一起住在叶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