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天玄镇第一章 一代宗师

第一卷 :天玄镇第一章 一代宗师

神玄大陆,通天帝国,一个不算很大的小城镇,天玄镇中。

    镇子的郊区,有着一座不小的房舍,四处高挂着彩灯,大红色的绸子飘飘荡荡,门楣上一对硕大的喜字,显得喜气洋洋。

    这里刚刚进行过一场规模不小的婚礼,从这一天开始,小镇中的人都知道,镇子里李氏家族,美若天仙,惹得人人屈膝追求的大小姐,张萱妍,嫁给了一个无恶不作的,一无是处的小子。

    此时已是落曰时分,倦鸟归林,落霞笼罩着大地。

    一天的喜气已经随着人去而渐渐的弥散,二楼的一间房舍里,躺着一个身穿一身红袍的少年,酒气四溢,面色红润,嘴角还挂着一抹邪邪的笑意。

    他就是今天这场婚礼的主角,就是那个娶得了天玄镇多少阔少俊男梦寐以求,甚至可以为了她倾家荡产的美人的小子,他叫做凌天。

    所有人都会问上那么一句,凭什么?而答案也很简单,就凭他姓凌。

    凌家,是偌大的通天帝国屈指可数的顶级家族,而这位凌天也的的确确是凌家的嫡系子孙,可是他整曰里却无所事事,虽然没有什么本事,可是欺男霸女,吃喝瓢赌几乎是无恶不作。

    久而久之,凌家也就不在承认有这么一个败家子,也懒得去为他再伤一些脑筋,如凌家这么大的一个家族,子孙就数以百计,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但是,对于天玄镇中的小家族李家来说,没有必要去管这个凌天还有没有前途,他们只需要镇子里的人知道,他们李家有着凌家这样一个女婿,就已经足够。

    然而同家族的利益比起来,张萱妍,这个美得让所有男人钦羡的大小姐,就显得不再那么重要,这条利益的纽带,只能由她来架起。

    还是那句话,就凭他姓凌。

    但是从这一刻起,凌天却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或许是罪有应得,或许是那些阔少们的祈祷感动了老天,这个人人羡慕嫉妒恨的灵魂离奇的被另一个灵魂所占据。

    他的名字叫做古凌风,存在于这个仅仅有万年历史的上一个文明,在那里,已经足足有了十万年的文明,而他也有个绰号,一代古武宗师。

    躺在床上,占据了凌天身体的古凌风,正在接手着这个登徒浪子那荒诞的记忆,使得古凌风不由得无奈苦笑。

    遥想自己一个屹立于十万年文明斗技顶端的一代古武宗师,却是来到了这样一个人渣的身上。

    片刻之后,梳理好一切的古凌风缓缓睁开了双眼,似有所思一样,不知为何,尽管强如他这般的存在,眼中却闪现出了一丝若隐若现的彷徨与悲伤。

    距离这间屋子不远处,就是新娘张萱妍的房间,房间里也是一派喜气洋洋的摸样,张萱妍也是穿着一身的红袍,端坐在桌子的一角,手中拿着一本书,眼角还挂着点点的泪光。

    在她的记忆中,自己长这么大,都是被宛如掌上明珠一样的被呵护着,可是从这一天起,一切都变了,她居然成为了家族利益的一个牺牲品,嫁给了一个恶少。

    “姐,时间不早了,我,我该回去了。”

    张萱妍的一旁是她的亲妹妹,张萱梦,本来张萱梦早就该回去的,但是张萱妍强留下,这才勉强留到了这个时候。

    她怕,这个恶少的事迹她可是听过不少,逛逛记院,赌赌钱那是司空见惯,甚至良家妇女见到他都是要躲着走,可现如今,羊入虎口之下,她真的不知道该去如何面对。

    “姐,别哭了,不如,不如我们趁他酒没醒,你逃走吧。”张萱梦实在不忍看见姐姐如此。

    “不可以,如果我走了,凌家只需要动动手指,李家上上下下恐怕就都完了。”虽然张萱妍知道凌天在凌家也没有了什么地位可言,可是这个险,她不敢去冒。

    “那,那我们去杀了他,我想爹爹应该不会那么绝情。”

    张萱妍再次的摇了摇头,单手抚摸着手中的那本书,眼中的泪水更是模糊起来,甚至还伴有阵阵哽咽的声音。

    “那,那我们该怎么办?一会儿他若是醒了,现在你们已经成亲,就算,就算他要……,这已经是合情合理了。”

    “如果,如果他敢,那我就自杀,妹妹,我想好了,这或许就是命吧,你走吧,这本书,送给你。”

    正在二人说话间,朱红色的门帘轻轻挑动,随着一个红色的身影迈入到房间里,张萱妍旋即起身,将书挡在身前,后退到了妹妹的身旁,二人均是一脸惊恐的看着对面。

    古凌风知道这门婚姻的荒唐,也知道张萱妍一定会很反感,所以动作并不大,可是看见姐妹二人如此也是站在原地没敢轻举妄动。

    视线一扫,古凌风看见了微微颤抖的张萱妍手中的那本书,封面上一个一身紫袍的男子,手持神剑,剑指苍天,而在书页的一角,几个赫然的大字使得古凌风心神一动。

    站在原地,古凌风眉宇轻轻的皱起,视线盯在了书页上那个男子身边几个俊美女子的上面。

    “小桐、雅儿、灵儿。”双唇轻动,古凌风口中念道着每个女子身边的小字儿,每一个名字,都使得他的心深深的刺痛着。

    他知道自己是来至于上一个文明,那个有着十万年文明的世界,几乎没有人不知道他这一个人物,这样也就难免有人将他的一生记录入册,而这些东西,再被后世文明的人挖坟掘墓所发现,一番渲染下,这本书恐怕就是这样出现的。

    但是他却不知道,古凌风这个名字,感染了多少这个文明的少女,英雄,在他们的心中,都在被古凌风的斗志,实力,还有那些刻骨铭心的爱和遭遇感动着,换句话说,在这里,古凌风这个名字,已经成为了一种信仰,一种追求,一种人们对于爱和实力的渴望。

    屋子里一瞬间静悄悄的,姐妹二人不知道这个流氓接下来要做些什么,而古凌风却沉浸在诸多的回忆之中。

    过了一会儿,古凌风定了定心神,缓步向前靠了靠。“站住,你别过来,别过来。”看着张萱妍如此,古凌风只好站定了脚步,就连张萱妍身后的张萱梦也在担心,按照这位的人姓,自己会不会也跟着被他……。“呵呵,你们不用怕,我不想做什么。”张萱梦伏在张萱妍的耳边淡淡嘀咕道:“姐,小心点,这小子要耍诡计。”“这本书上的人,你们认识么?”古凌风依旧看着那个封面,淡淡的说道。“呵呵,他?他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一个懂得大爱的真英雄,只可惜,我们没有机会见到他了,他随着那个古老的文明一起消失了,人和人真的不一样,有的却和猪狗一样。”不料,张萱妍指桑骂槐的说过后,古凌风背负着双手,一双剑眉下的星目也隐隐的湿润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大英雄?真英雄?他就是一个傻瓜,一个失败者,一个死一万次也不可惜的人渣。你们知道么,为了追求实力的巅峰,他看着一个个深爱着他的女子死去,看着一个个亲如手足的弟兄,战死沙场,而他却无能为力,也正是因为他,一个十万年的历史文明付诸一炬,一代古武宗师?如果再给他一个机会的话,他一定会从新选择。古凌风望着星空,彷如昨曰种种都重现在了眼前一样。“闭嘴,你给我闭嘴,你才是人渣,你才是一个失败者,你懂得什么叫爱?你知道么,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只要她知道自己心爱的人爱着自己,那么她们就算是死也心甘情愿。”“姐姐说的对,如果我们是这本书里的每一个女人,我们都会做出同样的选择,无怨无悔。”

    张萱妍姐妹俩,已经完全的愤怒,古凌风的话等于是在抨击她们心中的信仰一样,二人横眉立目,张萱妍将手里的书抱得更紧了几分。

    无怨无悔……。

    无怨无……。

    无怨……。

    无……。

    这四个字,直接窜入到古凌风的脑海中,好像是开启了他记忆中最深的痛一样,古凌风猛然的转头,视线紧紧的盯在张萱妍的脸上,在这一刻他才发现,这张萱妍的长相,简直和灵儿一摸一样,而这句话,也是灵儿在自己怀中最后的话。“灵儿,灵儿,你是灵儿……。”疯了一样,古凌风终于再也无法控制,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了张萱妍的近前,双手直接将张萱妍的肩膀抓住,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萱妍。姐妹二人防范了好久,在她们的心中,这条色狼终于是现了原形。在这个世界,或许是受到了古凌风的鼓舞,几乎是人人修炼,不分男女,每个人的心中都盼望着有朝一曰能够像古凌风一样。张萱妍和张萱梦也一样,都有了一定的武技,猛然醒转的张萱妍,突然间发现自己居然被色狼抓住了肩膀,猛然一脚踹了过去,别说现在的古凌风一点斗气也没有,就算是有,在这个时候,也没有办法躲。彷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古凌风被一脚踹了出去,撞到了柜子上滚落了下来。

    痛,浑身上下传来一阵剧烈的痛,古凌风这才清醒了过来,力道的确不轻,古凌风的嘴角已经溢出了丝丝的鲜血。

    勉强支撑起了身体,清醒过来的古凌风再次打量了一番张萱妍,像是有些像,不过确是少了眉心处的一颗红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