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天玄镇第二章 一代宗师2

第一卷 :天玄镇第二章 一代宗师2

看了看对面的两位美丽女子惊慌愤恨的模样,古凌风知道是自己冒失了,现如今,那些人都不知道烟消云散多少年,只是这张萱妍的相貌,勾起了古凌风的思念,或许是老天有意再给他一个机会吧。

    不过,转念想了想现在自己占据的这个身体,不自觉间感觉到有些天意弄人。“对不起,我,我不是有心的,你们早些休息吧,我回房去了。”说完,古凌风转身轻挑珠帘离开了房间。“姐,姐,你怎么了,他走了。”张萱梦蹑手蹑脚的来到门边,确定了古凌风已经走远,转身回来的时候,发现张萱妍愣在了那里。“哦,走了?”“恩,走了,姐,你怎么了?是不是吓到了?”

    张萱梦上下打量了一番姐姐问道。“萱梦,你有没有发现,他,他刚才的表情,还有那眼神……。”

    “姐,你在想什么呢啊?真是怕了你了,越这样才越证明他很有手段,我看你真的是危险了。”

    听了妹妹的话,张萱妍直感觉到一阵胆寒,方才的那种眼神,在那一个瞬间,直接摄入了自己的灵魂深处,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的所作所为,她死也不会相信这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居然……。

    摇了摇头,张萱妍感觉到自己的处境恐怕是更加困难了,这个凌天明显是一个拐骗女子的高手,尤其是这个戏演得,简直无懈可击。

    古凌风径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今天的事情对他的影响也是巨大的,只是他知道,自己居然获得了另一次的重生,而且是重生在了一个远远落后于那个文明的世界,未来的路该怎么走?

    不管怎么说,古凌风知道,在这里,古凌风这个名字只是一个信仰,而他现在的名字却叫做凌天,但不论在哪里,实力都是所有一切的保障。

    好在虽然现在的这副身躯不怎么样,但是他的脑海中有着一个十万年文明的精华,还有那古武的功法,相信修炼起来,速度应该不会慢。

    这一晚虽然张萱妍和张萱梦都是神经紧张的无法入睡,可也没见凌天再出来过,二人只认为是刚才的那一脚使得他伤的不轻,可是这样一来,二人就更是紧张,生怕他前来报复,毕竟现在已经成了亲,就算是这个色狼来硬的,那也没人能说出些什么。

    凌天这一晚,运转古武功法,开始对这一副身躯进行改造,直到第二天的下午,他才缓缓的睁开了双眼,看了看地上的一滩黑水,凌天一皱眉,他知道,这是洗筋伐髓的效果,随之而来的是一阵舒爽的感觉,还有那肚子里传来的饥饿。

    摇了摇头,叹了一声:“哎,遥想当初,自己就是几年吃不喝也无所谓,真没想到,现在倒是要为吃饭发起了愁。”

    出了门,下了楼,在房间里走了一个遍也没发现什么有什么能吃的东西。

    原来饿这种感觉才是最难熬的。

    他知道,张萱妍早就和妹妹出去了,躲他还来不及,还会给他做饭?

    实在没有办法,凌天独自出了家门,走在小路上,行人见到他没有不绕着走的,尤其是左邻右舍的女子,大大小小见到他哪怕是刚出门,直接一个调头回家去了。

    最后,凌天看见了不远处几棵高大的树上,长着一些朱红色的果子。

    这种树被种在道路的两侧,就是因为会结出这种卖相很美的果子,但是却无人敢去吃用,大家都知道,这是一种含有剧毒的果子,毒姓很烈,一般两到三颗就能够使得一个人昏厥,五到六颗直接致死。

    “红云果,呵呵,想不到在这里居然碰上了这种美味。”

    极度饥饿的凌天,站在大树下看着树上满载的红色果实,不自觉间的咽了口口水。

    附近的一些行人,躲在不远处的地方,对着红果树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你们快看,那个家伙在干什么?”

    “他好像在吃那树上的果实,这,这会死人的啊。”

    “你干什么?”

    “去告诉他一下啊,不然的话,他准会死的。”

    “得了吧你,你忘记上次你家的闺女被这小子欺负,回来要死要活的了?让他吃,吃的越多越好,这种败类,死了可是我们的福气了。”

    “对,你不说我还真没注意,就是他。”

    不多时,地面上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凌天也听得清楚,大家的嘴里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大都是在等候自己毒发身亡好解解恨,对于这些,凌天也不理会,他也能理解,自己这个前身真是有点有违人伦。

    “芷萱姐,你快看,那边树上的,是不是那个混蛋?”

    “对,这个混蛋在做什么?我们快去看看。”

    张萱妍苦苦的恳求,张萱梦整曰里形影不离的跟着她,这样会安全不少,快要曰落,二人返回家中,恰好看见了正在树上吃着毒果的凌天,还有地面上那些在看笑话的人。

    到了近处,姐妹俩仔细的观看,凌天像个猴子一样,一手抓着树干,另一只手正把附近熟透了的毒果子摘下,然后就近摘下一片树叶,将毒果子包裹在里面,吃进嘴里,还是一副欣然享受的表情。

    “姐,昨天你那一脚踹的他头撞在了柜子上,会不会是傻了?”

    “你个混蛋,那个不能吃啊。”

    张萱妍也不知道因为什么,看着地上这些人嬉笑的表情,再看看正在欣然享受毒果的凌天,心里升起了一丝酸酸的感觉,不假思索的喊道。

    “姐,你干什么?误食毒果死了,这样你就能自由了,爹爹那里也不会责怪你,凌家也说不出来什么啊。”

    刚才的一喊,张萱妍也没有多想,但是现在听妹妹这么一说,的确如此,但是看着凌天吃的津津有味,不自觉间脑海里居然浮现出了那一双眼睛,还有那个眼神。

    “不论怎么说,他毕竟是自己名义上的老公啊。”“死了到好,他这种人,本就不该活在这个世界上。”张萱妍的心里反复的踟蹰。

    凌天自顾自的吃,感觉吃的差不多了,便开始一把果子一把树叶的往兜子里塞,不然的话,总不能一饿了就到树上来摘果子吃,能尽量的存上一些最好。

    “五十四,五十五,这小子吃了这么多了,怎么还没事?”

    “是啊,真是怪了,难道老人们说着果子有毒是假的?”

    “小兔崽子,你干什么,别吃,那果子肯定有毒。”

    地面上那些看笑话的人,看着凌天整整吃了几十枚果子还没有事,甚至已经开始怀疑,这果子是不是真像老人们说的那样厉害,更有好奇的人,拾起地上的果子就准备尝尝。

    “姐,这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不过这个果子吃下去,绝对是会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