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毁容

第五十三章毁容

“死…死了?”

    叶银一听,脸上顿时失去了血色,嘴巴微微张开,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雷一样,打在他的身上,那个瘦削嬉皮的笑脸面庞涌现在他的脑中。

    齐易重重地叹了口气,低垂着脑袋道:“那个瘦弱的孩子实在是伤得太重了,赵修背他到这里的时候,他已经失去了意识,老夫一看之下,那景象简直是揪心啊!他的面颅几乎是全都碎了,就连五官都已经看不清了,一脸的血!”

    齐易回想起当日的情况,描述之间已经老泪横纵,道:“老夫已经尽其所能,可还是挽救不了他的性命,要怪就怪我这个老不中用的人吧!”说完,他一拨长袍,腿一屈,就想向叶觉跪了下来,但最后被薜战制止了下来。

    “…”叶银两目呆滞,深锁着眉头,看着天花板闭口不语。脑海中全是当日的情景,他知道,这一切归根到底都是他的错,要不是他跟敖乙对上,就不会发生这样的惨剧。

    薜战叹了口气,凝重地说道:“我等昨天将他的遗体火化,骨灰埋在了山庄的后山,你身体痊愈之后,到那里去看看他吧!”

    叶烨怅然地叹了口气,目光渐渐变得幽远,道:“童安这个孩子给我留下印象是很深的,记得八年前,我从一个小城的角落里发现了这个躲藏起来的瘦弱孩子,当时,他还是一个市井地痞,无依无靠,整日以偷窃为生,最后,我把他带了回来。后来,我发现他为人机灵,身体虚弱但天资不错,便有心让他成为一名真武者,但没想到…”

    “这孩子竟是一个如此倔强之人…”说到最后,叶烨也是缓缓闭上眼睛。

    听着听着,叶银越觉自责,一咬牙忍住胸口的剧痛,双手猛地揪住了叶烨的衣领,两眼尽是狞厉,道:“那天站在台上的本该是我,为什么,为什么…”

    齐易一看,大惊失色地连忙走了上来,脸上一片忧愁,说道:“少爷,莫要激动啊,你胸口的伤还未痊愈。”

    “你给我闭嘴!”

    一直沉默叶觉一听,也是勃然大怒起来,黧黑的面容上的其他情绪已经收敛,换上的是一张极为严厉的表情,怒叱道:“哼,你难道还不清楚自己闯下了多大的祸吗?明明之前我已经警告过你了,你为何不听!”

    叶银冷冷地苦笑一声,此刻心中没有任何悔意,状若疯癫地看着父亲,说道:“你根本不了解那混蛋的性格,他把我们叶家视为心头之怨恨,恨不得杀光我们而后快,我为何要忍他?”

    叶觉冷哼一声,踏上两步,无视叶烨的阻止,厉色沉声道:“就算是那又如何!此事轮得到你来自作主张吗?武道是一把双刃剑,你这样自命不凡,为所欲为,迟早毁了你自己,哼!”

    叶觉重重地哼了一声,毅然转身带领着薜战等人往门口走去,走到门口时,他停下脚步思忖半响,肃然道:“今后,没有我的批准,不准踏出山庄半步!”

    叶银欲言又止,呼吸急促,最终还是自嘲地笑了一声,眼中却是泪光闪动,道:“哼哼哼,父亲你说得没错,归根到底,是我不成大器,不能像陈亦一样帮助家里打理事务,不能像司空绯雨一样让父亲信任,说到底,我就是一个受人庇护的……废材罢了!”

    此刻,一阵安静,众人面上皆是黯然无彩。叶觉面露十分沉重之色,胸膛上下起伏了一下,最后默然地走出了药房。

    ……

    ……

    北陇山,傲世武堂。

    “给我滚,都我滚!”

    “...”

    摔破瓷器的声音伴随着怒吼声从一所院子里发出,随即,两个手里捧着食物的丫鬟惊慌失措地从廊道中走了出来,显然是受到了某人无情的驱逐。

    两名丫鬟面色一青一白,原本就对她们所服侍的少爷心存畏惧。这两天以来,他们的少爷一旦醒来,就整个人像发了疯一样,破坏东西,行为失常,面容更是可怖,每次送去饭菜的她们如见魔鬼,都被吓得三魂不见气魄。

    这时,赛千面无表情地缓缓地廊道的一头走了过来。赛千看了看两女,在看看前方,漠然道:“少爷怎么样了”

    其中一个丫鬟看了一眼对方的断臂,颤巍巍地回答道:“少爷他…他醒过来了,但还是...”说到一半,丫鬟想起少爷的面孔,便不敢往下道。赛千冷淡地看了她一眼,便不在理会,径直向着院子正中的红色檐瓦房间走去。

    赛千沉思了半响,单手推开门,脚下阳光迫不及待地溜进了灯光昏暗的房间。赛千看了看房子里的一片狼藉,皱了皱眉,望向坐在桌子旁边,一只手架在桌缘上的那个披头散发,上身赤裸却包扎的绷带的人。

    看见此情况,赛千心中一痛,张口细声道:“少爷…”

    敖乙缓缓抬头,只见他的脸虽被一头棕发遮掩,但渐渐显露的一双散发着森冷眼睛,却濯濯照人。

    黑暗中,敖乙凶神恶煞地盯着他,说道:“你这个废物还有脸来见我?”

    赛千一口气被硬生生地噎住了,不作回答,踏步走了进来,转身把门扇关上。敖乙赤裸裸地看着他的动作,看到赛千的一只手时,眼睛中闪烁着异芒,说道:“赛千,你的手怎么了!”

    赛千静静地关上门后,面有沮丧之色,走到敖乙面前迟疑了一会,道:“被叶觉斩断了。”

    “哈哈哈哈哈…”敖乙一听,莫名其妙地仰天大笑起来,笑声狂傲不羁,却是自讽之极。赛千则是沉吟不语,一时猜不透此人性情大变的心思。

    大笑了一会,敖乙笑声戛然而止,两目突然阴冷地盯着赛千,道:“你应该知道,残废的东西,我敖乙用不上!”

    赛千心中一惊,面色微变,但并未开口说话。敖乙盯了他一会,冷笑一声,道:“不过,念在你忠心耿耿的份上,姑且留你下来,而且,我现在需要用人。”

    “咳咳...”敖乙突然捂住嘴巴咳嗽了连声,旋即张手一看,掌心上满是浓浓的血迹。赛千一看,大惊失色,连忙搀扶着摇摇欲坠的敖乙道:“少爷,你没事吧!”但他这一看之下,深深地惊愕了起来,口中颤抖地道:“少爷,你的脸...”

    敖乙一听,浑身一震,想起当日被叶银的火陨弹正面击中的情景,全身都愤怒得颤抖起来,旋即慢慢抬起一张触目惊心的脸庞。待赛千完全看清楚时,也是被吓了一跳。

    往日的英俊傲气的脸已经荡然无存,替而代之的是一张糊红而浮肿的脸,烧坏皮肤虽然已经结痂,但此刻看上去着实是可怖之极,用毁容两字一点都不过分。

    “这一切都是拜那个贱人所赐!”敖乙深喉中颤抖地吐出一句怨毒的话。

    赛千渐渐平伏了下来,当日因为浓烟的遮掩,顾他没有看清叶银是怎么取胜的,今日一看,这个困扰他多日问题终于揭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