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刘三刀

第五章 刘三刀

次日,天还未亮,白毅便与众人押送着货物一同出发了。

    白毅清点了一下,一共是八车货物,镖师五人,搬运的手下十五人,连同自己在内,一人一马,向着京城出发了。

    白毅依旧身穿黑色衣袍,面带黑色面具,充满了神秘感,他心静如水,坐在马背上一言不发,早已闭目养神,随着马儿的奔跑来回晃动。

    “兄弟,你为何一直这身打扮?骑在马背上居然还稍作休息,你难道就不怕控制不住马儿,使你翻摔吗?”一个镖师看见白毅,连忙摇了摇头,一脸的担心之情。

    “我这是在修行!也是在聆听四周的声音!”白毅缓缓的睁开了双眼,看着前方,神情缓缓变得凝重了起来。

    他看见自己正前方乃是道路崎岖的山路,这山路尽管宽敞无比,但是始终散发着一股危险的气息。

    “吁·····`哈哈,好一个修行,那你可听到了这马儿它在想什么?哈哈哈···”这位镖师拉了马缰,放慢了速度,再次看了白毅一眼,他这话语一出,随即众人皆是大声笑了笑。

    此刻,白毅才知道自己与这些百姓显得如此格格不入,但是也好,如此玩笑也消除了心中的隔阂。

    “全部给我打起精神来,这条山路乃是进京的必经之路,因此贼匪猖獗,我们决不能有一丝疏忽!

    兄弟,玩笑归玩笑!昨日你百步穿杨的神力我们可都看见了,在这路上要是遇到贼匪,还望出手相助!”

    这位镖师也是极为聪慧,立马双手抱拳对着白毅行了一礼,白毅看到也连忙还了一礼,点了点头,双目之中爆发出了一抹斗志。

    随即,整个车队便驶进了山路,所有人全部在提防四周,深怕会出现什么意外,白毅看出了这帮人内心的忌惮,看来这镖局的人常在这遇到贼匪!

    “哈哈,此山不是我开,此树也不是我栽,但是想要安全过这山路,必须留下买路财!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啊!我的乖乖,五位镖师呢!就等着我出现是吧?

    我刘三刀的威名我想你们也都听过吧!我心本善,也厌倦了打打杀杀,你们就留下这几箱货物,我保证不大开杀戒!我一言九鼎,十几匹马都难追啊!”

    就在这时,一个光头大汉突然出现,他满脸胡渣,衣衫单薄,显露出一身肌肉,他右手拿着一把长达半米的大刀,扛与肩上,身后则是一群山贼,如同豺狼虎豹一般,跃跃欲试。

    “糟了,居然是刘三刀!这下完了!”五位镖师看见这刘三刀的人马,顿时慌了神,一脸的震惊与骇然之色。

    “刘三刀?莫非此人厉害的很?”白毅连忙问道。

    “当年就是此人与修行者交战,在大能手中过了三刀不败就此闻名于世了!传闻他的武道神通已然通天,近来我龙门镖局的不少镖师全部死与他的手上!所以我们也是对他忌惮的很啊!”

    “原来如此,如此厉害的人物,我到要与他交手一战!”

    白毅话罢便下了马,看着刘三刀大声喝道“在修行者手中过了三刀而已,就如此猖狂,你要知道这修行者也分三六九等,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厉害?”

    “哟,大哥,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还想要挑战您呢!”一个土匪看着白毅笑了笑道。

    “哈哈哈哈,好!兄弟们那我今天就大展身手,灭了这小子,在取货物!”刘三刀看了白毅一眼,从人群之中缓缓走了出来,大刀落于地面,发出了沙沙声响。

    “哼!”

    只见白毅冷声一笑,反手拔剑,平举当胸,目光始终不离这刘三刀的身影,这眼神瞬间变得无比寒冷,好似腊月时节、大雪纷飞一般,冰冷的寒意渗入骨髓,让人感到无比的震惊。

    这光头刘三刀对战白毅本是嬉戏之情,但他感受到了这股寒意顿时双眉紧皱,一脸的凝重之情,他看出了白毅的不凡,对这反手用剑的姿势也是颇为不解,立马快步而来,双手紧握刀柄,向着白毅当头砍去。

    白毅神情镇定,左手抬起,剑背向上,抵住了这一刀,随即右手伸出,长袖之中一把短匕瞬时飞出,笔直刺出,直指心脏!

    “什么?”光头刘三刀大喝一声,这才明悟这白毅为何反手拔剑,莫非还未动手就已经看出了自己的招式?

    这短匕速度极快,有去无回,下一刻只听一声惨叫这光头刘三刀瞬时倒地,双手握住胸口,一脸骇然。

    白毅则乘胜追击,左手反剑瞬势落下,临与颈脖之处,双目则是一片疑惑!

    “就你这功夫也就普通武道之士,如何能在修行者手中走过三刀?你若不老实交代,我这利剑就要划过你的脖子了!”

    “别别别,英雄手下留情啊!我确实是在修行者手中过了三刀,只不过那修行者是受了重伤这才侥幸得到了这个称号而已!”刘三刀一脸恐惧之情,脸上汗水直冒,胸口血流不止。

    “原来如此,居然敢戏弄与我?”白毅再次冷声喝道,左手长剑临近皮肤。

    “英雄啊、祖宗啊,爷爷啊别杀我啊,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三岁儿童,你若杀我那岂不是断了他们的生路吗?再说了我可以立誓永不再当土匪!你看呢?”

    “哦?”白毅听到这话则是再次怔愣了一下,他从这土匪的话中想到了自己,想到了自己遗忘掉的东西,那便是亲情!

    自己只知道有一个师尊,但是自己究竟是哪里人,又出生于何地,自己的父母亲又是谁,这他全然不知!

    这一刻,这一个疑惑就像一颗种子一般,深深的埋在了白毅的心中···

    “小兄弟我看还是放了他吧,要不然杀了他的话,他这手下的无数山贼,我怕会群攻而来啊!”

    “对对对!不得不防啊!不如就劫持他直至我们走过这山路如何?”

    “不必担心,量他也没这个胆子!带着你的人赶紧滚!若在让我看见你,决不饶恕!”

    白毅看了这刘三刀一眼,顺手将刺在其胸上的短刃拔起,顿时带起一腔热血。

    “啊···多谢英雄不杀之恩,多谢祖宗不杀之恩,多谢爷爷不杀之恩···”

    刘三刀立马连滚带爬的起来,向着同伴跑去。

    “大哥,你受伤了!那小子到底什么来路?”

    “是啊,不如我们一起上,灭了他们!”

    “对!一起上!”

    “好你个小子,居然敢伤我,要不是我机灵,要不然真被你杀了,小的们全部给我上!”

    “是!杀啊!!!”

    “哼!”白毅看见这帮土匪全部冲了上来,再次冷声一喝,左手利剑仰空一抛,右手接剑,临空一扫,顿时剑意爆发,横扫四周,在空气之中形成了层层气浪向着四面八方横散而去。

    这无数山贼不禁后退数步,心中胆颤不已,就在这刚刚一刹那他们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撤!撤!”刘三刀再次看向白毅,一脸的苍白之色,双目之中还存留着一股难以置信之情················

    “厉害!实在是厉害!没想到兄弟居然将剑气给修炼到了如此地步,实在是匪夷所思啊!”

    “行了,我们继续上路吧!”

    白毅看了前方的土匪全部撤离了,缓缓而道,再次坐在了马背上,闭上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