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深深浅浅的血缘2

第4章 深深浅浅的血缘2

他躲在办公室门口听到“有些情况想先跟您了解一下,您是不是有可遗传性血管畸形吧?”

    穆豪一听,瞬间仿佛明白了一切,一直担心的事情可能终将发生了,穆豪脸色惨白!

    想到自己的女儿可能遗传了自己的疾病,痛苦的点了点头。

    医生见状,继续说道:“她本身的血管畸形导致血管很脆弱,猛烈的撞击和跌落都会导致血管损伤引起大脑供血不足,这次就是右脑缺血导致左侧肢体部分功能丧失。我们也只能先将病情控制住,后期靠她自己锻炼和康复治疗”

    穆豪听后急忙问道“那她以后还能弹琴吗?”

    “这个……不好说,因为她年轻,恢复的可能会快一些,但毕竟是神经上的,你也知道……大脑细胞缺血死亡不可逆……”

    穆豪听完后仿佛全身失去了主心骨,双手瘫软,松开拐杖正要跌落地上时,穆景风冲出扶住穆豪!

    医生也上前扶着,继续说道:“本身血管脆弱可能会随时面临大脑缺血,而且血管畸形还会逐渐导致小脑萎缩,这些都会可能会导致残疾或生活不能自理,这样的事实会给病人造成严重的心理负担或压力,大喜大悲会损伤血管导致病情加重或者复发!她现在又情绪不稳,所以有关她的病情晚些时候再告诉她,但一定要急时叮嘱注意事项!”

    二人心下默默有了主意,点点头,慢慢走出医生办公室,穆豪猜想穆景风可能全听见了,便不在伪装,瞬间老泪纵横,仿佛苍老了十岁。穆豪艰难的抹着眼泪,告诉了穆景风一切,并嘱咐,不能告诉欧阳伊伊……

    “景风,还有一件事情,如果伊伊问起她的病情……”

    “爸,是我没拉住伊伊,她才会跌落在地导致神经受伤影响了胳膊…”

    “孩子,委屈你了……”穆景风深沉的眼眸中有着淡淡的忧伤……

    无论事情的真相如何,穆景风都深切的知道,他欠伊伊的,而且还欠了很多年……

    几个小时后,欧阳伊伊缓缓睁开眼看着一屋子人紧皱眉头!

    而此时穆豪欲言又止:“伊伊……”

    看到穆豪深切的目光,欧阳伊伊顿时觉得可笑,冷哼一声“您何必这会儿假惺惺!”

    欧阳伊伊想用左侧胳膊支撑自己起身,但却发现自己的左肩膀无论是多大的力气就是纹丝不动!

    仿佛那只胳膊不是自己的,欧阳伊伊又尝试了一次,可依旧失败,穆景风看到这样的欧阳伊伊,心下不忍!

    他闭了闭眼遮掩住了自己内心的复杂缓缓开口:“你的胳膊受伤了,所以暂时动不了”

    欧阳伊伊强壮冷静挑眉问:“暂时?暂时是多久?”

    杜芹悄悄捂嘴,穆豪见状让杜芹先出去!

    观察细微的欧阳伊伊看到此情此景心下顿时感到不安,她来回看着穆豪和穆景风的眼睛愤怒的大声问道:“我的胳膊到底怎么了?”

    看着不说话的二人,欧阳伊伊疯了一般歇斯底里:“医生,我要医生,我听他亲口告诉我!医生!”

    一会儿后,穿着一身白大褂的医生应声走来看到欧阳伊伊神情激动,他选择了隐瞒:“你的神经撞击有些压迫,等缓几天就能好,这几天你可以试着使劲做抬起举高的动作!”

    欧阳伊伊又一次使劲想将胳膊抬起,却只是徒劳!

    欧阳伊伊咬着自己的下唇忍着泪水,“可是为什么一点都动不了!”

    欧阳伊伊害怕了,她还要弹琴、还要演出!她不能没有左手!

    “我怎么了?求你告诉我!我怎么了?”

    此时还无法起身的欧阳伊伊激的用右手奋力晃动着床边的栏杆,穆景风上前想控制住她的手却被欧阳伊伊一把抓起泄恨般死命咬住!……

    几天后,病房里面容姣好,身材修长的欧阳伊伊轻轻活动着不太能使劲的左手,勉强坐起身,向对面四十来岁看着服饰尊贵的杜芹冷冷着说道:“芹姨,我没事!”

    杜芹语气有些悲伤道“对不起!……你爸爸他……”

    “我自小跟着妈妈长大,没有爸爸!”

    伊伊淡淡的语气与杜芹的悲伤形成强烈的对比!

    “伊伊,是阿姨对不起你们……”

    欧阳伊伊起身打断她“您的儿子需要一个家,他既然愿意这样做,我们成全他。”

    “伊伊,他不是……”

    “我累了,您回去吧!”伊伊说完后扭过头找水喝,杜芹起身无奈的说“你好好休息吧,这两万块钱是阿姨的一点心意,毕竟你的伤……”

    “你们已经付了医药费,我们互不相欠,请把钱带走吧!”

    伊伊说完后,便慢慢躺下不再理会杜芹,杜芹只得背包走出病房……

    欧阳伊伊轻轻抹去眼角的泪水,低头看看自己瘫软的左手,自己怕是要告别音乐的舞台了……

    当天傍晚,穆景风带着饭盒走进病房,伊伊看着这个长着一双凤眼的男人,他阴柔的脸庞带着几分凌历,这个男人一连几天,天天往医院跑,现在更是一脸温柔的为自己盛饭,可在欧阳伊伊看来一切都像笑话一样讽刺着她,她心里钝钝的疼!

    为了掩盖自己的痛苦欧阳伊伊冷笑一声后说道:“你做这些给谁看?”

    穆景风盛饭的手一顿强硬装作冷静的道“我知道你现在讨厌我,我也觉得自己是混~蛋!但身体要紧!”

    晴萱看着铺好在病床前的桌子上放着一碗盖着菜的米饭,穆景风又把洗好的勺子伸手递来!欧阳伊伊看到他胳膊上自己咬的淡淡的血印刚结巴,她有些内疚!

    她右手接过递来的勺子小口小口将米饭混着嘴边的泪慢慢咽下。

    看到这样的伊伊,穆景风心下不忍,拿起杯子为她倒水!

    欧阳伊伊还未能彻底平息下来,她的眼睛看向经过这么多天只能微微转动的左手手腕笑声的抽泣道:“我还能是以前那个镁光灯下的我吗?命运让我遭次一劫是为了什么?为了看清你这个一直恨我的男人嘛?我突然发现一切都好可笑”

    穆景风听着心酸,便出声打断“伊伊,我们先静下来养好身体好吗?……”

    欧阳伊伊目不转睛的凝视着眼前的男人,仿佛心中下定了什么样的决心“……好,我的哥哥!”

    欧阳伊伊说用右手支撑着身体慢慢躺下!

    徒留悲伤的穆景风望凝视着欧阳伊伊见见闭住的眼眸……

    渐渐回神的穆景风抹了抹眼角的湿润!

    此刻的他还有机会吗?还好她没有放弃他给她介绍的临时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