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楔子

楔子

    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轿车正在风驰电掣般地山路上盘旋,驾车的是一位俊美绝伦的男子,但此刻,他冷峻的容颜却如同被罩上了厚厚的一层寒冰,冷得能简直能让看向他的人顷刻之间目光便会被冻住。

    副驾驶座位上坐着一位娇艳可人的小美人,可是此刻,她标致的小脸却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一双黑曜石般明亮的眼睛里藏满了惊恐。

    “硕哥哥……硕哥哥……你可不可以开得慢一些?”女孩子迟疑了一会儿,还是鼓起了勇气,央求那个俊美的男子。

    这娇滴滴的乞求出自一个如此完美的小人儿之口,相信慢说是男子,就是女孩子也忍不住为这动容。但是那俊美男子仿佛根本就没有听到她的呼喊,相反用力踩下油门,车子越发疯狂地开起来,简直就像一个喝醉酒的醉汉。

    “啊!”尽管少女的身上牢牢地绑着安全带,但由于汽车剧烈地颠簸,她的头还是狠狠地撞在了车窗上,瞬间,额头红肿一片,本来白嫩的肌肤上还渗出了丝丝的血痕。

    俊美男子完全无视少女的伤痛,棱角分明的红唇竟然微微上翘,露出一抹冷酷的微笑。今天,他终于可以痛痛快快地报复她了,这个可恶的女人!他整整忍了她三年!

    男子眼中近似于疯狂的冷酷,让少女不寒而栗,她本想伸出双手拉住他的手臂,又被吓了回去。

    硕哥哥,他真的如此恨她吗?这三年来,她心里满满装着的都是对他的爱呀?

    “吱”随着一声凄厉地尖利声,汽车在一幢废弃的农房门前停住了。

    惊魂未定的少女还没有喘匀一口气,就被那绝美男子如拎口袋一般地从车上拖了下来。

    “硕哥哥,你要干什么?”少女预感到不妙,声音颤抖着。

    “干什么?哼!做你一直想做的事情呀!这里好,十里八方都没有人来,是绝不会破坏你我的好事儿的!”绝美男人的声音忽然温柔了起来。

    但这温柔不但没让女孩感到丝毫的慰藉,反而让她的心颤抖得更加厉害了。她预感到了面前这个男子胸腔里定然盛着滔天的愤怒,她实在不敢想象他将如何倾斜他的怒火。

    “不!我错了,硕哥哥,求求你饶了我这一次吧!”少女泫然欲泣。

    但是她的眼泪显然令男子更加震怒了,这晶莹剔透的眼泪在旁人眼里是多么的惹人怜惜,可是却骗不了他!这只能使他更加痛恨她!恶心她!

    “饶了你这一次,那你以后还不是会有千次万次!别再装矜持了,你不是梦寐以求地盼望着这一天吗?”

    “不,不要!”少女声音嘶哑。然而下一步就被男子用力地抛在屋中那破旧不堪的土炕上。顿时掀起的一片尘土,呛得她喘不上气来。后背也被撞得生疼,但这一切苦痛也远不及心底的恐惧更加骇人。

    “嘶——啦——”果不其然,她还来得及坐起来,男子扑上来野兽般地撕着她的衣裳。那脆弱的雪纺衣料与男子暴虐的蛮力比起来简直是太不堪一击了。只三两下,他就将她的上衣剥的寸缕不存,赛雪的肌肤完全暴露在他灼灼的目光之下。

    他忽然停住手,脸上现出一抹复杂异常的神情。

    过去她也曾想过多次与他的亲密接触,她甚至不惜主动制造的机会,但是却万万也想不到,有朝一日,他竟然会用这种方式对待她。双手下意识地护住胸前的那两朵已趋饱满的雪莲,她的身体瑟瑟发抖,如同被秋风无情吹打的一片羸弱的叶子。

    该死!他的心间为什么会生出一丝怜悯来?男子用力地甩甩头,告诫自己千万不要被她的表面上的可怜相所蒙蔽。片刻之后,狠绝重新回到男子的脸上,他粗暴地一把抓起少女的手臂,并用力地按在脑后,这样她胸前的春色就完全暴露在他肆虐的目光之下。

    虽然她那两朵花还没有完全成熟,但已经完全具备了对男人致命的杀伤力,他觉得自己身体的某个部位在悄悄的发生着变化,他很想……计划中也是这么定的……

    “硕哥哥,求求你,不要!” 少女声嘶力竭地一声哀求却让他顿时泻下气来。

    又是那双眼睛,那双闪烁着黑曜石般光辉的眼睛,她的眼睛里到底藏着什么魔力,让心里对她痛恨到极点的他停下来,从而改变他想以最使女人没有自尊的手段方法报复的计划。

    他愤恨地一把将她推到在床上,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快速奔上汽车,启动离去,他怕他若是慢了半分,也许就会改变主意。

    剩下她无力地瘫软在床上,瑟瑟发抖,像极了一只受伤的小白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