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对簿公堂断情义

第4章 对簿公堂断情义

舅舅处理好姥姥的后事之后,把顾言雨单独叫到一边,身旁还站着两个穿着西装拿着公文包的男人。

    当着那两个男人的面,舅舅对顾言雨说。

    “言雨,你在我们家这么多年,现在我妈去世,我们家对你已经够仁义了,有些事情我认为现在是时候告诉你了。”

    说着他从旁边男人手里接过一份文件递给顾言雨。

    “这是你和我妈的DNA鉴定书,这上面明确写着你和我们家没有一点血缘关系。”

    这些话给了顾言雨一个晴天霹雳。

    虽然知道舅舅一直有敌意,却没想到他能制造出这样的故事来欺骗她。

    怎么可能和姥姥没有血缘关系呢?

    她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

    顾言雨还懵着,没有办法接受现实。

    但舅舅把遗产继承书真切的摆在顾言雨面前。

    “既然你和我们家已经没有关系了,我希望你能够主动放弃继承权,不然我们法庭上见。”

    说完这些话,他把文件放在桌子上面。

    和那两个男人一起离开了。

    顾言雨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愣愣的站在这里。

    听着舅舅说的这些,仿佛是电视剧情节一样的故事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时难以消化。

    看着桌子上的亲子鉴定证明和遗产继承书。

    她一个人要怎么接受这些事实?

    从来没有觉得这样无助过,顾言雨抱着自己的双膝,小声地哭起来。

    她真的不想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是是非非。

    只想在姥姥的身边开心的唱着歌,大声的笑。

    可这样的生活她永远都不会拥有了。

    盛唐集团总裁办公室。

    萧辰开完会,坐在办公椅上在想着什么。

    已经好几天没有顾言雨的消息了,不知道这个丫头在做什么。

    本想要联系她的,但是怕突然这样出现她生活中太突兀。

    萧辰想要顺其自然的接近顾言雨。

    想着那个竞标方案要她参与,最近应该是在忙着赶方案。

    萧辰实在想知道她的近况。

    打电话去了顾言雨的公司,美其名曰进行业务沟通,方便做出更好的方案。

    问了经理才知道顾言雨家里出事了。

    他的心下意识紧了一下,有些担心顾言雨现在的状况。

    该死,为什么没有早几天知道她的事情。

    萧辰派人到顾言雨的老家A市前打听一下具体情况。

    自己交代了一下工作后让秘书订了张最快飞过去的机票。

    在A市的顾言雨。

    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梳理好了这一切的一切。

    给舅舅去了个电话,声音疲惫中夹杂着倔强。

    “舅舅,既然去做鉴定,那么代表你早就知道我和姥姥没有血缘关系。”

    顾言雨下了很大决心继续说。

    “那么我想知道,我究竟是谁。”

    舅舅并没有给她明确的答案。

    “言雨,我虽然不喜欢你,可是你毕竟是我妈从小养到大的孩子,我不想撕破脸弄得大家都难看,你是谁对我来说根本就不重要,我们再无瓜葛。”

    舅舅冷酷无情的挂断了电话,留下顾言雨一片茫然。

    放弃这里的一切,离开吗?

    感受着房间里面这么多年生活过的气息。

    这是她的家啊,为什么要离开这里呢?

    离开这里要去哪里安定呢?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件事情。

    心里很委屈。

    是的,自始至终她什么都没有做,就被这个世界抛弃了。

    好难过啊。

    心像被千万条绳子缠住了没有办法呼吸,擗踊拊心的绝望感袭来。

    她本能的拿起手机,按下一号快捷键。

    在手机听筒响两声之后,顾言雨突然按断。

    才明白过来,这是唐家伟的电话号码。

    两年来只要自己有事情或者不开心,总是第一时间拨这个电话。

    可现在。

    唐家伟已经不是她的男朋友了。

    他就要结婚了啊。

    想着想着,她的眼泪不自觉流下来。

    顾言雨现在这个时候只想问一问上天。

    是人生中哪一步走错了方向,让现在的她如此落魄不堪。

    萧辰到到达A市的时候已经是傍晚。

    没有耽误时间,了解到基本情况后,直接去找了顾言雨的舅舅。

    其实萧辰更是心疼的是顾言雨这个小丫头现在自己承受着这些。

    他想立刻把她带走,带到自己身边保护起来,不受伤害。

    可是时机还不成熟。

    顾言雨的舅舅见到萧辰的时候很惊讶。

    盛唐集团的总裁萧辰,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男人。

    顾言雨的舅舅做生意失败,但好歹商界的一些有头有脸人物他还是了解的。

    他并没有想到顾言雨竟然有这样的一个靠山。

    其实何止是他,恐怕就连顾言雨本人也不知道背后有这样一个男人在默默帮她自己处理事情吧。

    萧辰没有说太多话,直接开门见山。

    “我知道你想要钱,你女儿得病,需要治疗。”

    “我可以给她请最好的医生,让她接受最好的治疗。”

    萧辰继续一字一句的说着。

    “你应该知道我是谁,你知道接下来怎么处理这件事。”

    “否则,钱不但拿不到,人更也没有钱救治。”

    萧辰从来都是冷漠的,这才符合他的作风。

    顾言雨的舅舅有些底气不足。

    气势上明显弱了下来。

    “我也是被逼无奈的,我妈不愿意给一分钱,不管我生意失败走投无路,还是女儿得病需要救治。”

    说着说着他哽咽住,眼神里还是充满了抱怨和不甘心。

    “那是她的亲孙女,我妈就狠心眼睁睁看着她受病痛折磨。可是我不能,我是她的父亲啊!她顾言雨凭什么,我妈这么对她,凭什么我不能得到这笔钱做补偿。”

    是的,他很不甘心。

    萧辰浑身散发着淡淡的冷气息。

    在灯光照耀下,他层次分明的头发顶上映着亮光。

    凛冽桀骜的眼神,细细长长的单凤眼,高挺的鼻梁下是两瓣噙着骄傲的薄唇。

    冰冷的声音响起。

    “那么,你以为这些钱是谁的?用这笔钱给你做补偿?”

    “今天我会坐在这里,是因为念在老太太照顾了顾言雨这么多年,不然你以为就凭你,有什么资格坐在我对面谈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