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天才之殇

第2章 天才之殇

“废物你来这里干什么?”一位黄衣少年站在练气阁门前,抱着双手,极其不屑的看着一位白衣少年,语气中满是戏谑地说道。

    被称为废物的白衣少年撇了一眼黄衣少年,一句话没说,抬头看了一眼挂着练气阁,眼神之中有些充满落寞之色。

    “我问你话呢废物,你是不是没有听见?是哑巴了还是聋了?”黄衣少年见白衣少年没有搭理自己,不由得恼羞成怒,脸上露出一个阴狠的神色。

    “陈震有本事你给我再说一遍,信不信我扒了你的皮。”那位黄衣少年的话音刚落,练气阁里走出一位高大的年轻人,那年轻人怒目瞪了黄衣少年一眼。

    “轩哥你怎么来了?”陈震对走出来的年轻人弯身哈腰得说道,语气中充满了讨好的味道。

    “少在我面前装模做样,还不快给我滚,下次再让我见到你狗扮人样,小心你的皮”显然,陈轩并不吃他这一套,咬牙切齿的恨骂了一声。

    “是,我这就滚”陈震语气中充满了恭敬,转身过身,恶毒的看了白衣少年一眼,旋即飞身离开。

    当陈震走后,陈轩看了一眼白衣少年,眼神中闪过一丝惋惜之色,开口问道:“陈天你怎么来这里了?”

    “好久没来,今天来看看”陈天抬头看了陈轩一眼,嘴角勾起一丝苦涩的笑容。这练气阁乃是陈家精英修炼的地方,普通族人可没有资格入内,以前陈天经常在这里修炼,可如今,他已经有两年时间没来这里了。

    “以后有空就过来,那些狗东西敢说一句脏话,我帮你打断他们的狗腿,再说了,阿爷又不是不允许你来这里。”陈轩走到陈天面前,拍了拍陈天的肩膀,道。

    陈天心里一暖,感激的看了陈轩一眼,这陈轩乃是大伯父的儿子,一直以来,对陈东都非常照顾。虽然心里感激,可陈东没有开口道谢,许多事情只要自己明白就好了,轻笑一声问道:“听雪晴说你已经冲破第八道经脉,进军八阶了?”

    “雪晴那孩子”陈轩的语气中有些责备的味道,当初他可是告诫过她不能说的,他担心的是陈天知道这个消息心里会不舒服,心里担忧的看了陈天一眼。

    “陈轩哥,我不是那种人”陈天摇头解释,旋即有些羡慕的说道:“按照你现在的实力,估计家族里除了长辈,最强的就是你了吧,二十岁八阶,在我们家族可没出现过啊!”

    “嘿,你这是在笑话我不是?你可是我们陈家的第一天才,十四岁就已经灵士七……”话刚说道一半,陈轩赶紧闭上嘴巴,因为陈天的脸早已黑得不能再黑。

    “以后的事情就别再提了,陈轩哥我先走了”说话间,陈天转身快步离开,只留下满脸无奈的陈轩。

    离开练气阁,陈天来到一处悬崖峭壁上,稚气的未脱的脸庞写满了落寞,遥望远方的双眼道满了茫然。突然,陈天发出一声苦涩的轻笑,旋即喃喃的说道:“两年了,难道我就不能再成为灵修者吗?”

    陈天感应了一下体内,依旧是没有感应到一丝灵气,那份不甘与失落再次的浮现,想起当初的修为和那次决斗,对皇浦雷家恨意越加浓厚。可惜,现在自己只是个废人,再多的恨意也没有用。

    在这个大陆凡是练气之人都称为灵修者。灵修者的等级划分得十分的细致,最低等为灵士,再往上还有灵师和大灵师,每一个等级分为一至九阶。

    而灵修者的强弱则取决于他本人所练的功法,这功法由高到低分为一致九品,一品最弱,九品最强这功法等级越高,修炼起来,吸收天地灵气就越快,不过这功法可不能用于战斗,在战斗时用的是灵技。

    这灵技也分为一致九品修为越深,灵技等级越高,能力就越是出众,当初陈天之所以落败,就是因为在灵技还有修为上面输了对方一筹。就这样,世上又多了一位不能修炼气的废人。

    “我不要做废物……”陈天突然失控的咆哮起来。

    两年了,陈天不知道这两年是怎么过来的,从天才到废物,从天堂到地狱。两年中,他这个曾经的佼佼者,曾经被家族列为重点培养对象的天才,曾经十四岁的七节修士。在一朝失败后,彻底沦为了笑柄,被人瞧不起,被人不断的耻笑。两年间,陈天彻底懂了什么叫做人情冷暖。曾经稚嫩的心也变得开始成熟起来。他暗自发誓,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会给这些耻笑自己的人一个。而两年间,为了这个目的,为了能再踏上灵修路,陈天付出了无数,可惜失败者总是灰暗的,没有人会注意一个失败者。

    咆哮一阵之后,陈天便停了下来,整理了下因为失控而凌乱的衣服,深深的呼吸了几次,脸上又变得平静起来。

    不久之后,一位穿着粉色长裙的少女从远处走来,当她来到陈天身后时,犹豫了一会,还是轻声喊道:“哥我就知道你又来这里了。”

    “雪晴你怎么来了?”陈天嘴角挤出一丝笑容,转过身面对着少女,语气中有几丝宠溺。

    “父亲让我找你呢,听说又找到帮你重塑经脉的新方法。”陈雪晴细看着陈天的脸部,希望能够找到一丝惊喜之色,可陈天的表情依然是那么平静,没有一丝变化。

    “是吗?”陈天只是淡然的问了一句,并没有多说什么。两年前那一战,陈天的经脉尽断沦为废人,而他的父亲为了能让自己的儿子站起来,这两年来四处搜寻重塑经脉的方法。两年时间,陈天就试了不下三百种方法,吃下药草无数,可还是不能重新塑造经脉。从刚开始的无限的期望,一次次失败之后,现在的陈天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

    “哥,我还是喜欢以前的那个你”想起老哥以前意气风发的样子,陈雪晴心里一酸,眼圈有些发红,声音也有了颤抖。

    “雪晴,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陈天自嘲一笑,显然,陈天不愿意过多提及以往的事情,那样只会让他更加痛苦。

    “嗯,不过雪晴相信,你一定会重新站起来的,嘲笑过你的终归会后悔,你一定会重新夺回属于你的荣耀。”陈雪晴认真的看着陈天,道。

    “荣耀吗?”陈天心里苦涩一声,旋即说道:“快走吧,莫要让父亲急了。”

    “好吧”陈雪晴点了点头,旋即抱住陈天的手臂,兄妹两人一起往家里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