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富甲之争

第2章 富甲之争

“咚!”

    重剑点地,林羽冲强忍着用大剑撑住身体,好让自己不至于摔倒。艰难的迈开步子,朝自己居住的小院挪去。

    即使他再坚强,也始终只是个十四岁的孩子。在其他同龄人都还在父母的呵护之下时,他却已经背负了太多,也承受了太多。

    “小羽!”一声呼喊传来,带着丝丝的怜爱关切之意。

    听到这句亲切的喊声,林羽冲心中一暖,寒意似乎少了许多。转过头来,只见一个风姿绰约女子站在身后,二十来岁,身上自然的洋溢着一种让人亲和的气质。林羽冲苦涩的对其一笑,道:“纳兰姐姐。”

    此人正是武陵县的第一高手,白乌堂的堂主纳兰雅。谁也想不到竟会是一名女子。

    纳兰雅凝视着林羽冲,关切道:“怎么?又受到挫折了?”

    林羽冲鼻子一酸,强颜笑道:“没有。”

    纳兰雅抿嘴一笑,道:“就是。小羽可是曾经对我说过要成为大武师的,怎么可能轻易就被挫折压垮呢。”

    林羽冲想起自己当年的狂言,心下顿时苦涩无比。无法练到七段武之力,就无法凝练气胎。没有气胎根本不可能成为武者,更何况是大武师。

    在这个世界上,有一群精修元气的武者,力量远远超越凡人,被称为武者。只有实力达到九段武之力,才有可能成为武者。而武者根据实力划分为一至九星,超越九星巅峰的武者才能够成为武师。而大武师那更是超越了武师的顶尖般的存在,不要说在武陵县,即便是武陵县之上的遂川郡,乃至整个吴越国,都会受到极大的礼遇和优待。即便只是武师,也是各大世家和王国的争相招揽对象。

    “好了,别一副可怜兮兮、悲惨戚戚的样子了。给!”纳兰雅扔出一物。

    林羽冲接过一看,一块灰色的小石子躺在手中,眼中顿时露出惊讶之色。

    “看你这少见多怪的样子,怎么没见过元石吗?”纳兰雅轻轻笑道:“虽说只有七段武之力才能够吸收元石里的能量,但是你的身体情况显然有些怪异,或许四段就能吸收也说不定。若是能够培养出气胎,所有问题都能解决了。”

    握着手里的元石,林羽冲强忍着自己眼眶中的热泪,不让其掉下来。自从六年前被选入白乌堂开始,这个在外人面前冷漠冰山般的女子便一直如姐如母的照顾自己。在林羽冲心目中,蓝纳雅早已如自己真正的亲人一般。

    “即使不能吸收,也没关系。我相信你会是最棒的!”纳兰雅盯着林羽冲,很认真的说道。因为她知道,林羽冲到底付出了多少。在每个寒夜,其他孩子都还在被窝里做梦的时候,这个硕壮的少年便早已在冰冷的月色下一剑一剑的砍着石墩。

    按理不能达到七段武之力就无法吸收元石的能量凝练气胎,没有气胎今后更是不可能成为一名武者。但纳兰雅每次见到这种场景的时候,都会很怪异的觉得眼前这个少年一定能够克服眼前的这些磨难,最终一飞冲天的。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会有这种感觉,只是一味的选择了相信和尽可能的帮助。

    “一个月后总堂会派人下来对所有弟子进行测试,我希望小羽不要太过于有压力了。有十个名额,姐姐相信你,一定能够被选上的。你也要相信自己的力量,相信天道酬勤!只要不放弃,总能成功的。”纳兰雅一字字的说道。

    林羽冲知道她是在安慰自己,心中仍然感到十分的温暖。豆大的泪珠在眼眶中打抖,他不敢开口说话,生怕自己一说便会忍不住哭起来。于是万分恭谨的朝着纳兰雅鞠了一躬,便转身走入自己居住的小院。

    纳兰雅望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小院内,眼中露出浓浓的忧郁之色。良久,喃喃说道:“小羽,你千万不能放弃。自助者天助!如果连你自己也放弃了,那这个世上就没有人能够帮你了。”

    武陵县,白乌堂,小院内。

    林羽冲将房门反锁的紧紧的,背靠在门上。手中死命的握住那一小块元石,即使历来性格坚强,心志远超同龄人,此刻也忍不住两行热泪流淌了下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飞快的将自己的东西整理好,打成一个大包背在肩上,迅速的出了门去。还有一个月的时候遂川郡白乌堂总部便会派人下来进行弟子挑选,弟子挑选每三年一次,以便发现优秀的人才到上面去接受更好的训练。但这次的挑选却正好和十年一次的富甲选拔连在一起。纳兰雅让所有的弟子全部回家去自己磨练一个月,以便做好挑选的准备。

    武陵县隶属于遂川郡,县内权势家族被称为富甲。整个武陵县一共有三大富甲、九小富甲。十二富甲瓜分了整个武陵县所有的田产和商铺,所有的农民和商贾,以及其他小家族都必须依附于他们生存。

    富甲之位只能被赐予,而无法自行获得。无论你多有钱,如果没有遂川郡郡王府的认可,都不可能成为富甲。富甲之位每隔十年更替一次,而代替郡王府行使排序权利的机构便是白乌堂。

    白乌堂在遂川郡的每个县都有分部,旨在对县里有天赋的孩子进行各种培训,尽可能多的为上面提供人才。只要在十岁之前能达到一段武之力便可以进入白乌堂学习,并且各种费用全免。

    成为富甲的条件很简单,只要一个家族内有武者存在,并且二十年之中产生了一名七段武之力的,便可以晋升富甲。这也是东平国为了激励民风习武的一种策略,确实取到了实质性的效果。无论家族大小,无不是从小让自己的孩子习武,若是能够发现一两个有天赋的,那更是倾尽全家之力来培养。

    整个武陵县都在做准备,以迎接白乌堂的使者。而此刻林家门前冷冷清清的,却一点热闹的气氛都有没。

    林羽冲站在家门口,看着半掩着的门,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按理平时这个时候正是各大农户商贾上交收成的日子,应该是门庭若市才对,为何一个人也没有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