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魏家来犯

第3章 魏家来犯

推门而入,远远的见到几个家丁女仆正在远处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细细商议着什么。一个眼尖的见到林羽冲走了进来,顿时急忙咳嗽几声。所有人都立即止住了声音,纷纷投来各种怪异的眼神。

    见到这群人突然一个个沉默了下来,畏畏缩缩的样子,林羽冲也不知道何事,只是问道:“我爹呢?”

    一群人依然沉默,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只是都一脸淡漠的看着。突然从屋内传出了瓷器碎裂之声和一阵怒喝,好像有人在争吵发火,正是林远山的声音。

    “爹!”林羽冲喊了一声,急忙冲进屋内去。

    只见屋内林远山满脸通红,气的怒发冲顶。地上洒落着一个大花瓶的碎片,还有三个另外的人正在一旁冷眼相看。

    “爹,你怎么了?”林羽冲扔下包袱,急忙上前扶着林远山,急切道:“什么事情,竟然把您气成这样?”

    “羽儿,你回来了。”林远山看见自己的儿子,脸色才稍稍好了些。却依然怒视着那三人。

    “哟,原来是小羽回来了呀。”一个高瘦的男子脸上露出一丝讥笑,尖声道:“小羽你快劝劝你爹吧,不要一味的死脑筋。所谓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做人就得识时务不是?一味的蛮着来,只会自取灭亡罢了。”

    林羽冲满眼怒气的看着眼前三人,这三人他都认识。说话的这个正是在白乌堂讥笑他的魏晶的父亲魏昌红,另外两个一个是武陵县的大富甲谭家家主谭千山,还一个却是自己的亲舅舅许全。

    “是啊,小羽,我们也是为了林家好啊。”林羽冲的舅舅许全上前说道:“这次的富甲选拔,林家是铁定了没有希望的。而魏家的大少爷魏晶天资卓绝,前段时间已经突破了到了七段武之力,这次是铁定了要进入富甲之列。到时候林家的所有财产都将是魏家的。还不如此刻便交好魏家,将来也好谋得一处谋生之地啊。”

    林羽冲脸色刷的变得惨白,想不到对方竟然是为了此事而来。林家是武陵县的小富甲之一,几代单传。到了现在,除去家丁佣人之外,整个林家就只剩林羽冲和其父亲林远山两人。林家男丁凋零,几次富甲选拔都是勉强达到。

    林远山气的胡须乱颤,指着许全骂道:“许全!你这个吃里扒外的,我们林家什么时候亏待过你!现在竟然联合外人来想吃下我林家,我告诉你们,只要我林远山还有一口气在,你们谁也别想占林家一分的财产!”

    许全脸色微变,轻哼一声转过头去不说话。魏昌红眼中闪过一丝怒色,原本他也不必心急的。但是这次可能晋级富甲的除了他们魏家之外,还有另外一家谢家。而可能掉落富甲之列的也正好是两家,林家和万家。林家和万家虽然都只是小富甲,但所拥有的田产商铺却差距非常大。林家由于数代都是富甲,底蕴十分丰厚,要是主动将家产交出来,到时候谢家就只能接收万家的地盘了,而自己则可以得到林家这个大头。所以这才迫不及待的邀了一些人上门来直接索取。

    “林兄,话可不是这么说的。”坐在一旁一直没说话的谭千山终于开口说道:“一个家族的兴衰,自有其命数。岂是人力可为?这次林家掉出了富甲之列,或许几十年后又能再挤进来也说不定。何必为了怄一口气弄得大家都不开心。要是你肯主动把地产全都交给魏家,我可以替你担保,在林家现在的田产上选二十亩最肥美的给你父子做安家之用。如何?”

    林远山脸上神色恍惚,整个人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呆呆坐在那一言不发。

    突然,林羽冲站了出来,用一股冰冷的凛冽之声说道:“林家之事,不劳三位操心了。诸位别忘记了,就算达不到富甲的条件,也还有一个途径可以进入富甲之列!”

    此言一出,三人皆是脸色大变。林远山暗淡的神色突然闪过一丝异彩,眼中爆射出一道精光,整个人似乎恢复了几分的精神,一股浓浓的斗力从身上散发出来,仿佛一头被逼入绝境的狮子,正要聚集全身的力量进行最后一搏。

    魏昌红脸色变得难看起来,眼中露出一丝寒意,冷冷道:“无知小儿!你懂什么!林兄,我劝你还是考虑清楚,不要走极端。否则对你们林家可就是灭顶之灾了!”

    林远山重哼一声,轻喝道:“小儿之意,正是我意!无论是谁,想要抢夺我林家之物,就先问过我手中长剑,再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林远山!”谭千山也终于坐不住了,站起来喝道:“我们武陵县有几百年没有出现过挑战富甲的情况了,你应当知道这样做的后果!”

    林远山抬头淡淡的看了三人一眼,身上的气势却是越来越浓,冷然道:“送客!”

    “你!”三人皆是满面怒容,见再说无益,拂袖而去。

    “爹!”见三人走远之后,林羽冲猛的跪了下来,痛哭道:“爹!都怪孩儿没用!让林家陷入困境,让爹蒙羞了!”

    “羽儿,不关你的事!”林远山心疼的一把扶起儿子,他是知道自己儿子承受了多大的压力和痛苦。但天意如此,人力岂能违?莫非真是天要忘我林家不成?

    “爹请放心。这次挑战我一定会把那魏晶打倒的!”林羽冲眼中闪过一丝决然,坚定道。

    林远山用宽大的手给林羽冲试去脸上的泪水,看着林羽冲脸上那与他年纪丝毫不符的坚韧和隐忍,心中不由的一痛,温和的轻笑道:“羽儿不需出手。富甲挑战有几种选择,爹一个人就够了。”

    林羽冲大惊,脸上满是骇然之色,道:“爹!不可!你一个人怎么能行!”

    林远山脸上满是淡然之色,露出一丝微笑,拍了拍林羽冲的肩膀,道:“放心吧,爹不会做没把握的事的。只是,以后你还是要倍加努力。林家今后可全靠你了。”

    “爹,你……”林远山的话让林羽冲心下莫名的担心不已,但一时总察觉不到哪里不对。

    “好了,羽儿你出去吧。爹要休息回了。”林远山的样子似乎一瞬间苍老了许多,挥了挥手,疲倦的坐在靠椅上,闭上了眼睛。

    林羽冲喉咙微微一动,欲言又止。看着躺在靠椅上的父亲,眼中涌出热泪。拼命的忍住!忍住!毅然转身离开了屋内。

    屋外那群家丁女仆又在不知道窃语什么,一见林羽冲出来,顿时轰的一下散开了。

    林羽冲回到自己的屋内,怔怔的坐在床上。细想起父亲的话,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猛然神色大变,暴跳起来,急忙推开门出去。

    林羽冲跑回屋内,却发现已经空无一人。刚才还说累了的林远山已经不知去向。

    一种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

    “爹,你可千万不要出什么事啊。”林羽冲心中焦虑的祈祷道,见一个家丁正从门前走过,上前一把抓住,喝问道:“赖三!我爹哪去了?!”

    那赖三被林羽冲的样子吓了一跳,哆嗦道:“老……老爷刚……刚看到他往祖祠方向去了。”

    去祖祠了?林羽冲一愣,扔开赖三便往祖祠方向跑。身后传来赖三的轻哼声:“我呸!凶什么凶!再过几天还不就跟我们一样了!到时候还没我赖三混的好呢。”

    一路上遇到的家丁女仆都是冷漠之色。林羽冲现在哪里有心思理会这些,而且这些年来他所受的嘲讽和凌辱还少吗?现在只求父亲不要有事才好。急忙跑到了祖祠外头,只见偌大的红漆门虚掩着,里面透出微微的光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