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怪事连连

第4章 怪事连连

丰城是南蟾部州边境一带规模最繁华的城市,隶属于白马郡,穿过边境的树海森林,就可以到达北俱芦洲,刘公府就坐落于城外不远处。

    正午时分,韩烨办完了事,行走在城中大街上,心情不错。

    天叔好酒,前些日子行内有人送了一壶好酒,让他高兴不已,却也不忘给钱,可对方哪里肯要,到底还是没收下。

    他老人家做事尺寸分明,身为行老,从不乱用特权沾他人一分便宜,这也是人们尊敬他的地方之一。

    韩烨这次来就是帮他把钱还了,那送酒的老板见拗不过,也就收下了。

    也因受了暮秋离的委托,自己要帮着带一些药材回去。

    从筋脉恢复算起,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也是时候适当放松一下了,劳逸结合才是最佳。

    弦总绷着,容易断。

    至于钱的方面,根本不是问题,这丫头真是大方,一出手就是一张一千金的金票,

    韩烨还记得,自己接到这金票时,手还不争气的抖了两下,按说以前跟着养父四处奔走,这一千金的票子也花过不少,可自从被废以后,美好的时光就再不复返,以至于现在看见这么大的票子,竟现出这般没出息的模样。

    倒霉的不只是钱,近一年来,就要不要把自己逐出宗门这个问题,府里就开了好几次会,除了门主天叔,两位总管都坚决反对留着自己,那态度恨不得是马上将自己一脚踢出去。

    玩弄着金币袋子,韩烨抿抿嘴唇,数了数从这次购物中捞到的属于自己的回扣,发现竟足有近百个金币。

    “千万要收好,若是被发现了,那可了不得”勒上金币袋子,韩烨探出中指,那袋子竟如轻烟般流入了戒指上的玉石中。

    感慨着出门在外还是这镶有纳玉的戒指好用,韩烨想起以前自己也是有一个这样的戒指,谁料后来因为过的困难手头紧,被自己稀里糊涂的贱卖了,事后再想反悔也来不及,真是心痛不已。

    好在暮秋离大方送给了自己一个,以后带物藏物就要方便多了。

    闲逛着,韩烨看到前方不远处,人们正围着一张贴在墙上的告示正议论纷纷,也被吸引了过去。

    左挤右挤来到前面,韩烨好奇的看起了告示,看完后,心中犯起了嘀咕。

    告示内容简洁明了,告诫人们近些日人子出城活动定要小心,已经有不少离奇失踪了,至今仍旧毫无下落,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韩烨是个敏感的人,马上就联想到了自己前些日子的离奇遭遇,以及暮秋离曾对自己说过的话,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当日若不是暮秋离救了自己,莫不是自己现在也是这失踪人口的一员?

    胡思乱想着挤出人群,韩烨却脚步一停,想起还有一件事没办完,又原路行了回去。

    ……

    当韩烨再次走回到那栋高层建筑时,嘴上咒骂不断。

    “老秃驴,这么长时间了,连上次委托的后续酬劳不给,真是越有钱越抠门。”

    平复了一下情绪,韩烨走进了这家城中最大的贸易地点,万宝阁。

    自己这三年总是会在这接到一些小委托,其中大部分都是些鸡毛小事,无外乎就是跑腿卖力气的活计,酬劳都是先出一半,事成后付另一半,金额上低的可怜。

    可前些日子突然喜从天降,原本只是个不起眼的跑腿工作,张老财愣是出五十金的高价,自己就按照委托,将一个木箱子送到了城外新开不久的白马旅店。

    万宝阁的老板姓张,人们都爱管他叫张老财,他五十多岁,长着个秃顶脑袋,所以平日里都会戴上一顶帽子遮丑。

    别看人丑,但张老财的买卖可是异常红火,其财力在丰城之中不说是首屈一指,但也是名列前茅,家里面使奴唤婢,让人好生羡慕。

    这样一个事业得意的人,自然是会糟蹋人嫉恨,不过嫉恨归嫉恨,却没人敢打他的注意。

    说起他可能不起眼,但说起他的后台,那可是了不得,正是边境一带有名的大家族,罗氏家族。

    论势力,城内的行老们谁也比不了罗家,也只有刘天羽还能勉强比比。

    有罗家的庇护,万宝阁的买卖自然是顺风顺水,毕竟,还没有哪个不长眼的家伙会傻到敢在这里寻衅滋事。

    韩烨对这些东西知道的是一清二楚,所以进门时保持着客气的态度,表示要见张老财。

    店里的伙计瞟了他一眼,发现不像是什么有钱人,不耐烦告诉他老板不在,然后就坐到一边歇着去了,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乞丐一样。

    韩烨压着火,这万宝阁真是不含糊,就连一个伙计都这么拽。

    韩烨不想就这么放弃那二十五个金币,索性就坐下来死等。

    过了很久,张老财还是没回来。

    “老王八上哪去了?。”想着要不要继续等对方,韩烨发现,一个身披黑袍的男子从外面走了进来,迈着大步迅速上了楼,看样子很着急。

    韩烨本无心看,却在无意中发现,对方的手背上有一道醒目的X型伤疤。

    “恩?

    瞥见那疤痕,韩烨似乎想起了什么。

    绝对没错!他终于想起,这手背上特殊的伤疤,正和那天的旅店老板一样!

    “怎么这身打扮。”韩烨本想跟上去看看,但刚要上去,对方的气息就消失了。

    韩烨一愣,没有气息,万宝阁中上百间屋子,这该怎么找?

    无奈之下,韩烨决定回去和暮秋离说说那告示的事,想听听她的看法。

    走出万宝阁,他还是有点不死心,在外面围着高楼又转了好几圈,发现根本感应不到对方的气息,这才打道回府。

    “哎呦,这不是韩兄弟吗?什么风把你吹进城了?”身后,传来了带着嘲弄的话语。

    闻声回头,韩烨发现叫他的是一名二十岁左右,长得高高瘦瘦的年轻男子,相貌还算英俊,只是脸色有些苍白,看起来不是很健康。

    他的身后,跟着四五名高大魁梧,满脸横肉的仆从。

    最显眼的,是他身边站着一名着装艳丽的女子,比起一般女子,个子要高很多,肩膀也是要宽上一些,腰间斜跨着一把四尺长剑。

    从他的站位和气质来看,似乎并不是男子的仆从。

    年轻男子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韩烨,眼中流露出了遮不住的恶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