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实习医生

第2章实习医生

坐在一辆下乡的大客里,萧晟带着简单的行李,就赶奔了旺角村。

    在临来的时候,卫生部的干事告诉他,他的实习期为三个月,每月由卫生部给他打1500块的薪水。实习期结束,薪水可能会翻倍,这还要看村民对他的医术是否认可,如果有人投诉,那他就完了。

    这里相较于省城,还真是偏僻的很。道路两旁全都是大地,这边多种玉米,此时正值夏天,绿油油的玉米地,好像无尽的海洋一样。

    萧晟并没有把他来农村当实习医生的情况,告诉给他的父亲。如果他父亲知道了,那更加的会责骂他了。

    车子并没有开进村子,只是在村边的公路处停了一脚。萧晟一个人搬着行李箱下了车,身后连个同村的老乡都没有。面对远处那炊烟渺渺的村落,萧晟的内心,多少有些凄凉。

    “你是萧晟吗?来我们村里当实习医生的?”忽然一道甜美的女孩子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萧晟定睛一看,就在村口的一颗小树的后面,冒出来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孩。

    这女孩二十出头,粉色的短袖,白色的休闲裤,非常的朴素。脸上也没有任何装束,那种美,是纯天然的自然美。

    “没错,请问姑娘你。”

    “我姓林,名叫水杏,你就称呼我为水杏好了。真没想到你这么年轻,还……挺帅的。”水杏一脸娇羞的说道。

    本来萧晟心中还挺失落,毕竟他是大城市里长起来的,第一次来这么偏僻的农村,未来的道路更是艰难重重。可看到如此漂亮直爽的女孩夸赞他,他忽然感觉农村也挺好。而且瞧着姑娘一脸娇羞的样子,似乎对他有点意思也说不定。

    “水杏是个好名字,你是专门来接我的吗?”

    “对呀,我们李主任去镇上办事,临走时特意委托我来接你。再怎么说你也是大城市里过来的,你为我们服务,我们也不能怠慢。走吧,我带你去卫生所。”

    水杏说着话,竟然主动去帮萧晟拎行李箱。萧晟自然不能让一个姑娘家帮他拎了,急忙伸手一挡,结果无意间,就抓到了水杏柔嫩的手腕。

    两个年轻人,彼此触碰,刹那间好似触电了一样。抬起头,四目相对,暧昧的感觉油然而生。

    “那个……我自己来就可以了。咱们走吧。”萧晟温柔的笑道。

    水杏低头笑了笑,随即点头。在她的带领下,俩人走着小路,朝村子里走去。

    乡下的路并不好走,行李箱拖不了,萧晟只能抬起来硬拎。水杏怕他累,特意选了一条更加狭窄的路。

    “穿过这片玉米地,前面就是卫生所了……”

    水杏话说了一半,忽然整个人身子一抖。她慌神的四下看了看,快走了两步,伸手捂着小腹,痛苦的蹲在了地上。

    萧晟赶紧放下行李箱,跑上前关切的问道:“怎么了水杏,哪里不舒服吗?”

    “没……没事,你箱子里有纸吗,我……来事了……”水杏羞涩的说道。她的额头,满是香汗,脸红的像个苹果一样。

    “有,我给你找。”

    女孩子来事很正常,作为一名医生,萧晟并不觉得尴尬。等他跑回去把纸拿过来,定睛一看,蹲在那里的水杏,白色的裤子,在裤裆的地方,已经溢出了血迹。

    “喂,你没事吧?”

    萧晟蹲下来仔细一看,水杏身体无力,已经快要晕厥了。这绝不是简单的月经,否则不能疼成这样。虽然萧晟在医学院主修的不是妇科,可这种病症,他还是有所了解。

    判断不错的话,水杏应该是痛经,一种很常见的妇科病。

    当然,任何一种病症,都分轻重缓急。看水杏现在这个样子,如果不及时治疗,保不齐就要昏死过去了。这里是农村,连个医院都没有,只能靠萧晟自己。

    “以前倒是跟教授学过一手推拿化瘀法,不知道能否帮得上忙。”萧晟心里想着,左右看看,俩人正在玉米地里,周围也没有闲人旁观。

    当即打定主意,萧晟轻声说道:“水杏,我帮你医治一下,你不要介意,我是医生。”

    “嗯……”疼痛难忍的水杏,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得到了许可,萧晟胆子也大了起来。他跑到这里来,不就是要证明自己的医术吗。现在村民有了病痛,作为实习医生,他自然要一展身手,更何况对方还是个美女。

    萧晟打开行李箱,找了个床单铺在地上,随即让水杏躺在上面。紧接着,他鼓足勇气,将水杏的裤子解开,褪了下去。

    水杏感觉全身奇怪的感觉,很羞耻,心里又有一种声音告诉她,这样很好。

    白嫩修长的玉腿,性感的三角地,都浮现在萧晟的眼帘。可他根本无暇起别的心思,双手直接按在了水杏的小腹上。

    小腹处穴位很多,男女还有不同,对于这方面的基本知识,萧晟了然于胸。所谓的推拿按摩,能否掌握穴位,非常的重要。准确性、力道、频率,一丝一毫也不能差,那样效果才能最佳。

    虽然这画面有一点羞耻,但是两分钟后,水杏的状态果然好了许多。

    “萧晟,谢谢你,我现在感觉好多了。”水杏挣扎着坐起来说道。

    “这里有湿巾,你先擦擦血。你裤子脏了,换我的吧,先对付一下。等到了卫生所,就都好办了。”

    就这样,刚来到旺角村的萧晟,意外的和村子里的清纯女孩水杏,产生了一段暧昧的关系。

    村里的卫生所,其实就是一个三七房,根本没有一点诊所的样子。而且从水杏口中得知,原来的老村医,就是在这个房子里寿终正寝的。

    这样的条件,和萧晟预想中相差巨大,可他并没有打退堂鼓。村实习医生,是他最后一条出路了,人家干事也帮了他不少的忙,如果摔杯子走人,那赵谦给他写的评语岂不是坐实了。

    既然现状如此,萧晟倒是有了新的想法。他何不利用这一点,索性把这里承包下来,自己开个诊所。如此一来,只需要很少的投资,他就可以营业赚钱了。

    他家族虽然很有钱,但那都不属于他。父亲的强硬态度,让他们的关系也很紧张。现在他毕业了,连个正经的医院都没进去,更是没理由再去管父母要钱。接下来的路,萧晟只能靠自己去打拼,只有真正的闯出名气以后,他才能挺起腰杆来面对庞大的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