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4 5章 集会

第4章 第4 5章 集会

次日,江浔四点多钟就醒了,但是她却没有感到丝毫的疲惫,凝了凝心神,江浔喝下一瓶凝露。

    快到五点的时候,宿管阿姨终于打开了宿舍楼的大门,江浔背着背包往教室跑去,此刻教室里一个人没有,江浔在教室里寻了个空地就开始练起淬体术。

    经历了末世,江浔更加愿意相信武力,这个世界她没有了异能,所以只能全力的练习淬体术,有时候暴力远远要比道理简单的多。

    五点四十几分的时候,江浔听到楼道里有脚步的声音,这才不急不缓的停止了修炼,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回到座位上江浔便开始看课文,将高一到高三的课本拿出来一本一本的开始看,不看也没办法,原身对这些知识也是一知半解,脑子里就像一团浆糊一样。

    也幸好她是文科生,不必向理科生那般费脑子,大多数只需要一个劲的背就成了。

    江浔一本书看了有十几页,才终于有人走了进来,江浔没有抬头,依旧在翻看着书本,现在一页书上的内容江浔只需要认真看一遍就能记住,难一些的看两遍也能记住,比昨晚的记忆力又好了许多。她知道全都是凝露的作用。

    脚步声在江浔旁边停了下来,只见仲周斜做在一旁的课桌上,挑了挑额前的碎发。

    “江浔,我身上的伤全好了,你也不用担心了,不得不说我的身体素质真心不错,一夜下来就什么事都没有了,感觉我比以前更帅了!”

    江浔白了他一眼:“自恋是病,得治!”

    “嘿嘿,自恋才不是病,自恋是对自己的充分肯定……”

    江浔打断了他的话:“你打扰到我背书了!”

    仲周:呵呵,还能不能好好的聊天了……

    昨天江浔给仲周喂凝露的时候,仲周意识有些模糊,而且是拿教室的一次性水杯喂给他的,他以为喂他喝的是水呢。

    这时候的学生一般只要身体没什么事,都不会打电话给家长,有时候他们更害怕家长知道他们受伤了。

    六点过后,陆陆续续的有学生走进来,魏月月跑进教室后看到江浔一个健步就窜了过来

    “浔浔,你怎么不喊我就走了啊~”魏月月一副好委屈好委屈的模样摇晃着江浔的胳膊。

    一双大眼睛湿漉漉的,好似在说:快来安慰我,快来安慰我……

    被人攥着胳膊撒娇,江浔还是第一次经历,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忍不住冒起来。

    魏月月撒娇半晌也不见江浔安慰她,就见江浔一脸古怪似乎又在隐忍什么。

    魏月月好奇的眨了眨眼睛:“浔浔,你怎么了,又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吗。”

    江浔深吸了一口气,将魏月月的手给扳下来,嘴上带起一抹笑:“没事,班主任快来了,你赶紧回座位上去。”

    “哦,有什么事记得和我说哦,知道吗?”魏月月不放心的叮嘱着。

    江浔点了点头,魏月月这才回到座位。

    上午有一个大课间,有二十分钟的休息时间,江浔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指尖轻轻触碰虎口处的印记,一阵温热的触感传来,却并没有凝露生成。

    江浔难掩失望之色,很快又恢复平静,这样珍贵的东西又岂是天天能产生的。

    时间被一张张试卷覆盖,第三天的时候,江浔又得到了一滴凝露,而她手里之前稀释二十倍的凝露已经没剩多少了。

    这次江浔将这滴凝露稀释了十倍,二十倍的凝露对她已经没有了多少效果。

    很快,高三下学期的第一次月考来临,这一个月的时间江浔已经将高一到高三的课本全都看了一遍,里面的内容也一字不差的背了下来。

    除此之外,文科数学只是学一些基础知识,一些题目范本搞懂了做其它的题目就简单了许多。

    然而江浔却并不想引人注目,如果她的成绩突飞猛进肯定会引起一些怀疑,那就是她作弊了。

    所以江浔只是比以往考的好一些,润物细无声的方法最是巧妙。

    月考过后正好又轮到放假的时间,江浔只将凝露、美容膏和作业带在了背包里,这一个月只出不进,美容膏还没有卖出去,让江浔有点捉襟见肘。

    往车站走的时候,江浔发现学校周围的大转盘那里忽然多了许许多多的摊贩,人来人往接踵摩肩的很是热闹,江浔翻找了下原身的记忆,这才知道原来是县城集会。

    集会的时候,县城周围所有小镇的摊贩都会聚集在这里,这时候不仅东西多样,有吃的有玩的,价格也要比平时便宜一些。

    “哇,浔浔,是集会哎,我们快过去看看。”魏月月说着就拉着江浔往人群里面钻。

    江浔任由她拉着,果然时间能够改变一个人的习惯,现在江浔已经能够面不改色的面对魏月月的各种撒娇跳脱。

    集会上有许多小玩意,江浔并没有任何买的意思,只是看着魏月月挑挑捡捡。

    路过一处摊位的时候,虎口处忽然闪过淡淡的温热,江浔眼睛微眯,随即蹲了下来查看着摊位上的东西。

    这个摊位上摆的是一些铜钱还有一些看着很旧的东西。

    江浔指尖一一从这些东西上略过,最后停在一块令牌上,虎口处的印记变得有些炽热,随手将令牌拿起来,这令牌灰不溜秋的,上面刻着两个字,可惜江浔并不认识。

    令牌只有巴掌大小,材质似铜非铜,拿在手里却轻飘飘的,好像塑料做的一样。

    捏了捏令牌,令牌却没有任何变化,这让江浔不由得暗暗生奇,如今她的手劲可不是常人能比的,一块紧实的木头都能让她给捏碎了,更何况这块轻飘飘的令牌。

    江浔不动声色的举着令牌问:“老板,这块令牌怎么卖?”

    “一百块钱。”

    这个摊位有些冷清,老板是个七老八十的老头,穿着有些破旧的衣服抱着腿坐在垫子上,估计是学生问的多了却没有一个买的,所以对她也有些爱答不理的。

    “一百块钱!老板你逗人玩呢!”魏月月难得见江浔开口问价,一听这价格立马发飙了。

    江浔冲着她摇了摇头,对着摊主道:“老板,我是真的要买这东西,你给个实诚价。”

    这里毕竟只是集会而不是那些古玩城,所以并不用担心被宰。

    老头看了江浔一眼,见她并不是开玩笑,紧绷着的脸总算松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