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逐日山庄

第一章逐日山庄

羽落山脉巍峨陡峭,延绵万里,犹如一条奔腾的巨龙将天鄂平原分为两片,两片之中皆为人类世界,而其中最强盛的当属苍龙王朝。

    吞云山位于羽落山脉中部,坐落于苍龙王朝境内,此山连绵起伏,峰峦叠嶂,高耸入云,山腰以上白云缭绕,乃羽落山脉七十二峰中最秀丽的山,没有之一。而山中林幽水清,奇岩怪石,奇珍异兽不计其数,景色堪称一绝,闻名天下。当然,更为有名的乃是山上一座人类修炼世家———逐日山庄。逐日山庄历史悠远,很少有人知道是什么时候建立的,其古老程度丝毫不亚于苍龙王朝。

    虽然逐日山庄在苍龙王朝算不上什么厉害的修炼之地,勉强的可以排在二流之列,在整个人类世界像这样的修炼世家更是多如牛毛。但是山庄之中的收藏的典籍却是天下少有,无论是修炼之法、招式奥义、炼器之术、制药之方,玄妙阵法都有涉及。只是不知道为何,逐日山庄中人,无论如何修炼,都无法达到顶级高手之境,这也是逐日山庄拥有如此庞大的典籍,却无法在苍龙王朝排入一流的修炼世家的重要原因之一。

    按道理说拥有如此多的典籍是非常招人眼红的,山庄之中也并没有多少顶级的高手,守着这样的一座宝藏可以说是相当危险的。但是逐日山庄与苍龙王朝三大修炼圣地之一—‘月宫’在五百年前定下协议,月宫给逐日山庄提供庇护,而逐日山庄的藏书之地每年对月宫精英弟子开放一个月。五百年中虽不时有宵小或修为惊天之辈来山庄盗书,但在月宫强大的武力面前全部徒劳而归。久而久之,逐日山庄渐渐在世人眼中沦为月宫一部分。

    这一日清晨,天空晴朗,万里无云,旭日刚刚出现在蓝色的天穹之上。逐日山庄内院之中雾气还未散去,一群十五六岁的少年便开始了每日的早课。院内青石平台的最前方站着一位白衣老者,双手后摆,双眼满意的看着眼的少年们,少年们成群的吆喝声连绵不绝,这些少年有的手持三尺青锋长剑,手捏剑诀,浑身青光流动;有的身背重岩,双拳并出,气势非凡,不用细看就知道这些乃山庄之中精英弟子。

    不过其中有一个黑衣少年显的格外的不和谐,其它少年要么右手持剑左手捏决,飘逸出彩;要么拳风刚烈,虎啸连连,唯独他拿着长剑杂乱无章的乱砍,挥出的拳劲也是软软无力,身法更是杂乱无章。黑衣少年年纪大约也就十三四岁,脸蛋稍黑,体格瘦弱,不过一双黑亮的眼睛倒是相当的有神。

    在前面的白衣老者看着少年的身影微微的叹了口气,刚想开口说些什么,随即又无奈的摇摇了头转过身不去看黑衣少年。

    黑衣少年名为林问道,十三岁,是逐日山庄第一长老林抱鹤的孙子。林问道的亲生父母不祥,不过倒也奇怪,林问道从来未向自己的爷爷询问过。按道理来说,逐日山庄第一长老的孙子因该也算天之骄子,修炼之法更是强于常人,虽说年纪略小点,但也不至于向刚才那样拿着长剑在那乱砍。只不过这林问道对修炼并不热衷,无论林抱鹤如何威逼利诱,他就是对修炼提不起任何兴致。

    “大家都停下!”

    白衣老者轻声呼唤了一声,音声虽小,但是整个院内都能清晰的听到,可见这老者的修为绝对不一般。

    白衣老者名为农烈,也是逐龙山庄的长老之一,而且不是普通的长老,是掌握的逐日山庄武道精髓的传功长老之一。

    农烈话刚落下,顿时院内所有的山庄弟子都停止了各自的动作,笔挺的站着,听着他的讲话。当然,林问道也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只不过他却懒懒散散的依靠在旁边的一颗老槐树下。

    “人族修炼主要分为三类,剑修、气修、魂修,当然也有很多偏门的修炼之法,不过大多都是些不入流的,所以老夫也不多说。而我们逐日山庄传承万载,拥有上古三大修炼之法,所以三大修炼者在山庄大有人在。”

    院内山庄弟子一个个的竖起耳朵,仔细的听着,倒是林问道无聊的扣了下耳朵,有些无聊的打了个哈欠。

    农烈顿了下又道:“但是,山庄历代庄主都为剑修者,所以山庄剑修之人略多于其它两类,虽然修炼之法不同,但是等级区分却不大,基本分为七级。”院内各少年听见农烈讲述修炼的境界之分,听的更加的认真起来。

    如果你们能将一丈长的青石击成粉末,那就标志你们已经踏入一级修炼之境。一级虽然是最修炼最基础的境界,但也不是每个人都能踏入的。”农烈的说话的时候眼角拐了眼在槐树下无精打采的林问道,心中叹了口气又道:“如果你们能修炼至一级之境便可参加三年一次的山庄弟子大赛,表现良好的可以获得庄主批准进入潜龙阁修炼二级之后的修炼之法。”

    “二级之后的修炼之法?那我们现在修炼的‘逐日决’是不是无法的修炼至二级之后?”就在这时,一个弟子问道。

    “那到也不是,只不过‘逐日决’是逐日山庄最基本的修炼之法,想要通过‘逐日决’修炼至二级之后的境界是非常的困难的,就好比一把普通的长剑用来切丝断木是相当简单的,但是用来断金裂石就不容易了。”农烈淡淡的回道。

    “那农长老,您修炼至哪个境界了?”弟子们纷纷的询问了起来。

    “老夫从小更随老庄主修炼剑修,七岁识剑,十三岁进入一级境界,十七岁领悟剑之真理,成为二级修炼者,二十六岁得到老庄主恩赐,连越两境,一举成为四级修炼者。十七年苦修达到五级,在整个帝国也算是略有小成,但是,随后的二十年中老夫再没有任何的进步,一直停留在原地。

    在场的少年们听了农烈的话,纷纷倒吸一口凉气,惊呼一片。

    其实这群弟子中除了林问道之外最小的都有十五岁,可是连一级的门都没摸到,一听农烈十三岁就已经领悟入道境,惊讶也是正常的,而听到农烈随后的二十年中再未有任何的进步更是惊呼连连。

    “你们也用不着的吃惊,老夫少年时修炼时的确领先同龄人不少,但是这不代表老夫的成就就能超越的同辈之人,就我所知,与老夫同时代的人至少有十一人现在已经达到五级修炼者之境,而且,虽说同为五级之境,但是他们的修为更胜老夫,更有几位更是达到令老夫一身都只能仰望的六级修炼者之境。”农烈看了眼身前吃惊的少年们,顿了下又道:“所以你们无需为此吃惊,只要努力修炼,你们将来的成就未必会低于老夫,说不定有的将来的成就会远超老夫。”

    “好了,话就说到这,继续努力的修炼,争取在山庄弟子大赛大放异彩。”

    农烈的一番话听得台下的少年们热血沸腾,一个个的更加卖力的修炼起来,只是槐树下的林问道依旧懒懒散散的拿着长剑在那有气无力的乱砍。

    一个时辰后,农烈看了看天上的太阳,拍了拍手,对着弟子们道:“好了,今天就先到这里,大家回去用过早膳去御龙阁上课去吧。”

    逐日山庄不光只是修炼,也会让弟子们学习诗书礼仪,所以的逐日山庄出来的弟子们都是文武双全的人。

    林问道一听修炼结束,顿时懒洋洋的身体一下绷得笔直,一个转身就想往膳房奔。

    只是还没走出三步,背后就传来农烈的声音。

    “林问道留下,其它弟子都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