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3章

唐凌涛把她塞进车里,戴辰辰连连摇头,死死顶住车门不让他关上,“开我的车,开我的车回去,省得我明天还得来拿车。”

    “这不是挺清醒的么?”唐凌涛冷笑,不再和她角力,猛地一松手,她还在往外使劲推,喝了酒本来就重心不稳,她一下子扑跌出来,还要死不死的抱住他的腿才稳住狗吃屎的去势。

    周围的保安和泊车小弟全窃窃发笑。

    “唐凌涛!”她今天算是把脸丢到姥姥家了,就手用力去拧他的小腿肚子,他修长的小腿一挺,故意绷紧了肌肉,她掐了几次只徒劳地拧皱了他的裤子。她也火起来了,他就不能哄哄她?一直就这样,一直就这样!非得把她惹的发火他才舒坦了!

    她不管不顾地张嘴去咬,她还有什么形象了?!这家夜总会怕是以后再也不好意思来了。

    看出她的意图,他的膝盖轻轻一曲,撞在她的肩膀上,手也趁她向后仰的时候帅气一捞,把她整个人揪了起来。其实这手挺潇洒的,而且还是个像他这么漂亮的男人耍出来。要是她路过看见,肯定要赞赏的吹个口哨,抛个媚眼什么的,问题是给他配戏是她,就只剩窝火了!

    “疼!疼!”她在他的怀里扭动,突然他的力道一弱,机不可失!她扑上去的时候还精明的挑选了一下便于下嘴的位置,浑身西装的他,就剩脖子露了点肉,一口咬上去,他搂着她腰的手骤然一紧。

    他光滑的皮肤口感很好,真难想像,一个保镖出身的黑道人物,风吹日晒摸爬滚打,会有这么身好皮肤。也对,他现在早就“进化”成端坐在大办公桌后面,呼风唤雨的老总级人物,最好的空调吹着,感光玻璃墙挡着,当然细皮嫩肉的了。

    “喂!前戏开个房间去做,别挡在大门口好吗?”

    呃?

    戴辰辰怔忡地抬起头,谁啊,长没长眼啊?!这也算前戏?当她看见唐凌涛颈窝处像极了吻痕的齿印,真想崩溃地大叫,躺在地上高声嚎哭,气死了!她就说么,他哪会那么轻松就让她占着便宜!

    “阮总也这么好兴致?”唐凌涛胳膊加劲,死死地钳制住她的下一步行动。他轻轻挑起嘴角,刚才的怒意显然消退很多,已经一副心情很好的嘴脸了。

    戴辰辰气急败坏的还想用胳膊肘捅他肚子,猛地一呆,谁?阮总?!她张大嘴,震惊地看向被他们挡在门口的男人。其实她和唐凌涛还留了很大的空当给路人通行,只是像阮廷坚这种强横惯的人不习惯从两边躲着走路。

    她第一次看见传说中的阮公子。

    照梅施叙述的种种,她觉得阮公子就是那种穿着西装的怪兽,不苟言笑,没有表情,做什么事之前都要秘书或者自己掏出行程表来看看的那种人。其实……他绝对算的上一个顶级美男。

    唐凌涛毕竟是个由恶魔演化成的天使,再装出圣洁的表情翅膀还是黑的,俊美里还是掺杂了很多妖异,有时候甚至是沧桑,毕竟他经历的事情太多,背景太复杂。阮廷坚看来就简单的多了,冷漠锐利的眼睛,习惯于控制一切的表情,他是由王子晋升成的王。

    梅施到底觉得他哪儿不好?难道是‘老三样’?她忍不住一笑,同时招来了两个男人的锐利一瞪,难道她笑得很‘别有深意’吗?

    这的确是没有道理可言的,刚和唐凌涛离婚那阵,她也天天被问他到底哪儿不好。哪儿都好,实在太好!能从人家的保镖,成为人家的女婿,接管了人家的企业,他简直是业界神话,保镖楷模,他的发迹史估计都要成为招聘职业保镖的强力广告。站在这夜总会门口的这些年轻小伙儿们恐怕都是用看偶像的眼神看着这位“前辈”,梦想有朝一日碰见像她爹那样的“伯乐”嫁出一位倒霉如她的“公主”。

    对,她就是不甘心成为他的垫脚石!

    对于他,她的每一次攻击都好像是儿戏。和他离婚,他失去了“驸马”的名分,却依然牢牢地坐在集团总经理的位置上,好像他根本不是因为她才坐上去的。董事会那些和父亲白手起家的老不死们,对她百般挑剔,就连她提议换掉卖场大门外的一对儿老土石狮子,他们都极力反对。可唐凌涛提议扒掉老店的旧楼,用上集团所有流动资金还要再贷款巨额数字去建豪华商场和摩天写字楼,那些老头儿们却一致通过。

    她和他的区别就是一对破旧的石狮子和一幢五十几层大厦的区别!

    不甘心,她就是不服气!

    “看够了么?”唐凌涛的胳膊状似无心地抬高,正卡在她脖子上,她一窒,天哪,这关头她又想到哪儿去了?而且还是张着嘴,一副馋痨样子盯着阮公子发呆……算了,今天就是活该倒霉的日子!

    倒霉?她一倒冷气,如果喝成那样的梅施被阮廷坚撞见那就更倒霉了。打电话,打电话……她顾不上勒在脖子上的胳膊,卖力地在包里掏手机,刚想拨号才意识到至少不能在阮公子面前通知他的“爱妻”,只好古怪地瞥了阮廷坚一眼,停下所有动作。

    阮廷坚饶有兴趣的盯着她看,嘴角慢慢挑起,“对我有兴趣?”

    啊?戴辰辰猛然瞪大眼,无耻!自信过头就是狂妄!

    还没等她说什么,唐凌涛已经嘿嘿冷笑起来,“你的老三样还是到别的女人那儿献宝吧,她……已经被我养刁了。”说完,他使劲一搂,拖着戴辰辰往停车场走去。

    “老三样?”阮廷坚莫名其妙地皱起眉。

    “喂!你这么说会害死梅施的!”忍到没人处她才爆发了。

    唐凌涛准确的找到她的车,冷哼一声不以为然,“那个笨蛋不用我害也得死。钥匙!”

    她乖乖地掏钥匙给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喝问:“你怎么知道‘老三样’?”

    唐凌涛无奈又可怜地看着她,让她觉得自己活像是个傻瓜。她恨死这种感受,在他面前她一直是个傻瓜加笨蛋。“我在你们房间外听见的。”

    “你怎么知道我在哪儿?”

    “你该不会不知道那个房间里是有摄像头的吧?你们的‘舞蹈’,很多人看的很开心。”说起来他就一肚子火!

    “……”

    她被雷劈中了——

    原本以为绝对秘密的发泄,却成了一场狂欢表演……这脸的确是丢的光光的了。

    看她受惊的表情,他的心情好一些了,“不错,至少还知道不好意思!”他赞许地笑。

    她狠瞪了他一眼。

    “回哪儿?”他揶揄地问,“你爸那儿?”

    “唐凌涛!”她又咬牙切齿了。